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广东-搜狐网站
搜狐广东 > 广州访谈间 > 佛山电台千色985娱乐类DJ作客搜狐

佛山电台千色985娱乐类DJ:搞笑无招胜有招




  主持人:刚才和四位的交流,我也是能够感觉得到你们对广播事业的热爱,你们可不可以谈一下说自己当时是怎么走到这条道路的,当时是怎么会选择走到电台这条路的?

  丁当:谁先讲,谁的道路最曲折?

  郑聪:你先说吧。

  丁当:可能我的道路曲折一点吧。

  郑聪:可能他应该最后说吧,因为你要讲很久以前的事。

  主持人:好象要给一点时间他考虑似的?

  丁当:对,我的比较曲折一点,都有40多年了。

  主持人:都是老广播了,哪位最先?

  丁当:他是时间最短,一年时间有没有?

  萧华坚:一年半了。我刚毕业的时候,一心就想发挥自己的嘴皮子,觉得自己经常搞笑,其实也可以做一下电台、电视的主持人,其实真的很喜欢,很向往这个行业,那个时候争取了很多的机会参加了很多的比赛,但是正当准备入行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那些护士姐姐整天把我的手扎的很多的孔,看到自己觉得非常的无助,其实我当时要比现在要瘦大概40斤。

  主持人:是吗?

  萧华坚:所以激素的作用非常大,之后我就到另外一个行业去做。

  主持人:当时没有直接进入广播事业。

  萧华坚:我觉得要先自力更生,接触一下这个社会,然后经过一年以后,还是丁当这位恩师诚意的邀请我。

  丁当:不是我邀请你,是你来投靠我。

  萧华坚:是丁当来引导我去投靠他,然后我就去了。

  主持人:虽然当中有一个小小的曲折,但是我的这个过程回忆起来还是会觉得走这条道路是值得的,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萧华坚:对,百般滋味在心头。

  丁当:我先来吧,其实我和很多人不同,我没有经过什么比赛进电台,当时正好大学毕业,找到一份工作,我读的是设计,其实我第一份工作其实是工程类的建筑设计,当时在报纸小角落的地方看到电台招兼职、客串主持,就去了,其实我正式的职业和这个客串的事业是同时一起来到的。

  主持人:那会很忙。

  丁当:对,很忙,同时做两份工作,而且刚毕业出来,很多活前辈们都会给我们做,其实负荷非常大,慢慢同时两条线一起走的时候,觉得过了一、两年以后,就觉得必须做一个选择,否则会把自己忙死。

  主持人: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必须要选择。

  丁当:对,正好在一、两年摸索的过程中觉得客串职业更适合我,因为我经常是让大家觉得我正事还没做好,大家觉得我是不务正业,其实更是喜欢那个客串的职业。

  主持人:会不会因为你的性格,因为做广播事业可能更外向一点,做设计就是对着电脑、图纸,没有人和你交流。

  丁当:对,时间长了下来,自己自然而然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个选择了,很自然的投靠电台了,后来和老板一说,他说不错可以试一下,然后就进了电台,就把原来的专业和老本行全部都废掉了,现在都已经没有了。

  主持人:其实也蛮顺利的呀。

  丁当:也不顺利,其实当中很多抉择,当时挺痛苦的,当时家人所有的朋友都不是很赞同,都说做建筑前途很好,一片光明,而且刚开始的时候,收入什么也确实比不上正职那一边,所以当时那个选择也不是很容易。

  主持人: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去选自己喜欢的东西。

  丁当:对,现在也是无悔的,因为自己挺喜欢这个时候职业的,而且正如刚才所说在这个职业里面能找到特殊的快乐。

  主持人:放松的感觉。

  丁当:对。

  主持人:敏樺呢?

  敏樺:其实我觉得我发现我们四个和丁当说的不一样,大家都没有参加比赛而进入电台的。

  萧华坚:好一个双重否定,都是走后门进来的。

  敏樺:都是没有参加比赛进来的。其实我进电台也是蛮顺利的,因为我大学毕业就进电台到现在应该有7年了吧。当时在大学的时候也在做,我在高一的时候已经在做了,当时是做客串吧。

  丁当:家庭生活比较困难嘛。

  敏樺:那个时候是因为以前写作文然后就写到电台里面去,他会叫你去上节目,有些节目是专门做中学生的节目,他就叫你上去读你的文章,读完你的文章以后,他就打电话说,你过来做客串好不好,然后开始做,就一直做到现在,没有离开过电台。

  主持人:其实从中学开始奠定了这样一个基础,一直这样做下来还是很顺利的。

  郑聪:以后不做电台,她都会做电工的。

  敏樺:我不知道能够做什么。

  主持人:郑聪呢?

  郑聪:相比他们来说,又不是最老的一个,又不是最年轻的那一个,但是是最复杂的一个。我进电台是参加比赛的,我们四个里面只有我是参加比赛的,我觉得我的比赛就和现在DJ,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国语真的很差,DJ新秀比赛我其实没有参加过,但是最主要整个时间都是和自己比赛。因为我在念高中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电台DJ,当时是这样觉得的,因为觉得做DJ很爽。

  主持人:是不是以前有人说过你的声线会比较适合?

  郑聪:没有,这个是没有的。然后当时也没有找到很多的渠道或是捷径吧,更多就是自己录了很多的碟,自发的寄到很多的电台,他们并没有说招工,我就这样持续寄了很多年,一直没有东西回应过我,说你不行,或者你行,后来我进入社会才知道,现在很多用人单位都是这样,我是觉得比较无奈。

  直到大学毕业,也是一直想做电台,苦于没有门路,也没有后门这样,就只能做了一年其他相关的工作,又转了一些唱片公司类似的,刚好那个时期我妈妈做手术,也做化疗,然后我就把我的工作辞了,我要好好的照顾我妈,结果在那一段时期我就特别有空、有时间去看报纸,在报纸上面居然有看到。

  这么多年来我有在报纸上看到电台有在报纸上登广告说要招人,只是寄什么简历,这个电台在广东省边远就是在鹤山市,我当时都不知道鹤山在什么地方,只是知道是一个电台,我就和我妈说很难得有这个机会,我妈也和我说,这一份工即使不是电台的,是其他行业的,就算人工很高,当时那个处境我是绝对不会去面试、寄资料。但是由于是电台,我妈也很支持,也很懂我。当时我妈做化疗到第六个阶段情况比较理想,就去面试。有一个小小的比赛,当时100多人,并不像现在几千个人才有一个人胜出,当时100多人,我是胜出的那一个,但是这个比赛不是很正规的,结果就在鹤山台就这样呆了两年。

  主持人:就开始了你的广播事业?

  郑聪:对。其实我很感激这个电台,就是说我进电台以后七天,他们够让我做节目,其实我相信不是很多电台能给一个完全没有经验、没有做过节目的人,在七天的时候不懂机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让他做一个节目。

  主持人:当时会很紧张吗?

  郑聪:有一点吧,其实挺开心的。

  主持人:我觉得心情可能会复杂,作为新人可能会有一点紧张,但是更多的是上面给自己的一种肯定,会觉得蛮开心的?

  郑聪:由于大学的时候我是在迪厅里面做夜场的DJ,所以我觉得对于机器或是感觉也没什么问题,但只不过说要调整自己主持的风格、声线要变得不再像夜场那样的确很困难,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慢慢走向比较亲民、比较自然这样。

  主持人:现在就是你刚刚说的,当时你去考试,可能那个小考试是100多个人,现在考电台的人会很多,包括我们现在也看到在社会上面也有一些电台会比如说招人或是做一个什么大赛,真的很多的广播爱好者,或是有这个兴趣,他们都会去报考或是参加这个比赛,然后你们有没有可以说是作为广播界的过来人,给他们传授一点经验?

  丁当:我觉得多做一点准备,现在做电台真的不是光靠你的声音,如果在门外还没有进来的朋友可以先真的充实一下自己,多看点书,多了解一下这个社会,多了解一下我们身边发生什么事情,然后才去考虑声音的事情,我觉得现在电台对声音的要求放宽了,但是对内在东西的要求更高了。

  萧华坚:对,因为我以前参加比赛的时候被评委说,你的声音非常烂,但是后来我觉得,反而烂的声音变成了一种特色,大家都认得是萧华坚的声音。

  丁当:现在还是很烂。

  萧华坚:现在比原来更烂,但是认知度会更加好一点,就像丁当说的,你里面的东西没有,你的声音无论再漂亮、再烂大家可能都不会记得你。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黄珂)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萧华坚 | 郑聪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