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广东-搜狐网站
搜狐广东 > 广州访谈间 > 沼泽乐队:享受音乐的生活方式

沼泽乐队:享受音乐的生活方式



海亮
海亮

海逊
海逊

细辉
细辉


  主持人:你们其实更倾向于做现场的那种表演?

  海亮:对。

  主持人:气氛更好?

  海亮:对,因为那种互动最直接,其实人也不是非常多,但是我们非常享受,你会感觉到那种给你的激情,在其他的录音室作品是做不到的,其实那个想法也主要是89268提出来的,香港的一个独立厂牌,他们说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现场的录音大碟,当时人来的不多,主要是内部通知,因为主要是录音,但是刘以达也过来了,很多音乐的朋友、乐队的朋友,包括AMK的阿虫。

  细辉:更像一个聚会。

  主持人:像朋友的聚会一样的。

  海亮:对,他们看了以后也很开心,我们就一气呵成做了这个,结果我们发现这个真的是挺好玩的,所以我们将来有可能把这个玩法继续下去,干脆在现场录一个唱片,这张是最新的,是去年的,这个特别的地方就是不纯粹是我们完成的,所以沼泽和朋友们,这张唱片叫《变形记》。

  主持人:其实这张唱片的意思是你们和你们的朋友们都有作品在里面?

  海亮:主要是我们的作品,他们重新翻来,大陆、港台都有来,大陆方面是大家比较熟悉的,48V、声音与玩具、惘闻这些,还有以前跳房子来做的,还有一些广州的乐队。

  主持人:这些都是你们的好朋友?

  海亮:对,香港的也有,代表的也有自然卷的娃娃翻唱的,那个效果真的很不错,那个《时光倒流》是香港的OLIVER编曲的,这个很多朋友透露都很喜欢,还有香港的其它一些乐队翻唱了。

  主持人:当时怎么想到做这样一张唱片,这个想法还蛮有意思的,让朋友来翻唱?

  海亮:我们做了之后,刘以达都跟我们说,这个想法很不错,我觉得他是绝对很兴奋的,因为这是独立音乐的第一次,因为很多人都不会这样去想,很多时候可能是一些乐队自发做一些交流和合作的唱片,而我们没有局限在音乐方面,还有视频我们也找来一些朋友来拍的,就是根据音乐来拍的,就是一张音乐一张视频,就是视觉和音乐的艺术,不同的艺术家他们怎么用他们的方式表达他们,就是重新表达他们对沼泽的想法,或者他们运用这些素材,表达他们的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互动和交流。

  主持人:看到你们这些作品,你们认为自己的作品是一种什么样式的,比如说它有没有一些广州比较有特点的东西在里面?

  海亮:我们会把一些东西,其实主要是融汇进去而已,比如说有很多作品本身诞生的过程,就是跟我们的处境有关系。好像你说《失落的梦想》这张在香港录音,因为在广州可能跟香港是非常近的距离,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都会跟香港的一些音乐人有联系,只不过大众了解更多的是流行音乐、主流层面的合作,其实在独立音乐这个领域也有很多类似的合作,比如说这个封套就是在老广州的一些房子里面拍的,就是上下九那边的老房子,包括《变形记》这个,有一些广州的音乐人参与,也有香港音乐人参与,本身广州这个领域的发展,香港的文化就带有很浓重的粤语的延伸,再由于现在他们在时尚方面走的更前,更有经验以后的运作,反过来其实也是对我们的一种影响,在这个唱片,音乐里面自然会感受到这种影响。

  或者更具体一点,像几米等类似的音乐,本身就有广东小调的旋律在里面,就是其中的一些歌曲。我可以说,就是这种影响应该是很自然的渗透在我们的血液里面,而不是说我们刻意去做一些什么类型的一个包装,而是本身是你没办法去完成割裂的,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影响。

  主持人:在广州做独立音乐这么长时间,你们会觉得在广州做独立音乐的优势有哪些,另一方面又会存在哪些比较大的困难?

  海亮:困难是众所周知了,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说得特别好的专门做独立音乐的Live House,主要是做现场,就是那种专门做演出的空间,有的也只是一些酒吧,因为在北京纯粹做演出的空间会比较多,好像星光现场、愚公移山等这些都是纯粹做演出的,它其实不是酒吧,就是类似的,广州还没有。

  主持人:就是广州还没有?

  海亮:有一些,但也做的不够好,它可能是一个酒吧,同时是一个演出现场,或者他们也是一个空间,可能在音响等各方面的配套也不会做的这么好、这么专业。这个难处其实更深一层,也是受广州独立音乐的困境所影响的,本身相对来说,广州看演出的人没那么多,做音乐的人也没那么多,这个市场本身就会比较小,你也不可能说忽然冒出这些Live House出来,所以我想是多方面,就是互相会影响,有一个恶性的循环。

  主持人:希望它往好的方面发展。

  海亮:但是有一些困难我想是难以避免的。因为北京可以看到,没多少是真正北京人在做的乐队。

  主持人:大部分是外来人口。

  海亮:全国各地的人都奔北京去了,在首都来说,它有这个优势,但是这个就更深层次一个问题了,很多人提,就是希望中国建设更多不同的文化中心,其实广东也提出“文化建省”等议题,我觉得这些议题都很好,但是具体就要看接下来怎么做了。即使在我们看到一些其它发达的国家,他们也会有很多文化的中心,不会说局限在某一个,会更有特色,因为文化中心这个不会说纯粹只有一个,而是各领千秋,因为不同的地域的文化、根底生长出来的这样一个文化体系,应该是自然而然就会有它自己的特色。我觉得这个往后,当然这个是很大的课题,有很多东西可以讨论。

  主持人:刚才说了在广州做独立音乐的困境,你们会不会觉得有一些优势。

  细辉:困境我还想补充下,就好像你们大的媒体多一点关注,支持我们,支持独立音乐。

  主持人:就觉得说,可能舆论上在宣传上媒体的关注比较少,的确是的。

  海亮:这个应该有一个有意识的支持也会有帮助的。其实优势我倒没怎么想到。

  主持人:我以前接触过一些搞艺术创作的,可能是现代舞团或者是其它绘画方面的,他们当时跟我说到,他们感觉在广州做一些艺术创作会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这样的感受。

  海亮:我自己觉得现在基本上每一个大城市区别不会太多了,但是这更多的是心理上的,这个的确会有帮助。在选材方面,我们会看到相对来说,你说北京的文化,他们在意识形态方面,或者是在很多领域,包括哲学方面,他们对更多大的立意的题材会有更多的关心,有的时候是一种思维的定式,因为作为首都,想的东西会有一个规则在哪里,就会想到那个层次,反而地方的音乐人会更自由一点,他们会有自己很独特的某一方面的主题,对题材比较感兴趣,都会把它做得很有意思。就像香港有一个音乐人曾经跟我说的,他说我发现你们大陆的音乐人写的东西都是很大的那种,就是主题、范围很高。

  主持人:拔的很高的感觉。

  海亮:对,香港都是写的很小的,都是生活化的,比如说他身边的事情或是怎么样的。其实我想,这个感受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受到北京的那个影响,因为北京基本上已经代表了内地的文化色彩,在其它城市还是有他们自己的特色,广州也会很多不错的独立音乐人。

  细辉:但是我们做的也很大。

  海亮:我们的大有点不一样,我们的大不是停留在现在的一个时空,其实我想的更多的东西是超越时空,就是说它的大,我们做的音乐,其实是没有时空的限制,更多的是很梦幻的。我觉得梦是比较适合去形容我们的音乐的那种特点的,因为本身它就是没有那个疆域,没有那个时间,而且是比较随意,我会更多的去想一些,无论在歌词方面,无论在音乐的构思方面,我们会更加喜欢去挖掘一些可能是内心、内在的一个想法。不过内在的想法,由于它的不受限制,所以我们会更自由,就感觉那个空间就会很大。因为我喜欢一些更加隐喻一些的东西,或是用寓言去表达,其实每个人听了会有他的感受,会更加自由一点。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黄珂)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