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广东-搜狐网站
搜狐广东 > 广州访谈间 > 沼泽乐队:享受音乐的生活方式

沼泽乐队:享受音乐的生活方式





  主持人:你们三个人做音乐的初衷是什么,最开始为什么会想到要做音乐。

  海亮:我最初的想法,做音乐是有一点受到摇滚英雄的感染,也可能是我自己太多的想法,就是梦想太多了,我对于将来要做一些什么职业其实一直都在变化,而且不断的有一些离奇古怪的想法,更小的时候我会期待自己做一个宇航员,更大一点的时候我期待做一个作家,后来又再大一点,我忽然想做一个说相声的人,是很奇怪的,又曾经做过一些,很现实的也做过一些,曾经想过在广告方面,广告策划方面去想,没有一个定式。

我最感动的时候是在读书的时候看John Lennon的一些故事,特别感动,对这种音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爱好,刚才也说了,其实是到后来,我们几个人走到一起,才逐渐有一种水到渠成,慢慢音乐变成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可能是一种热爱,这个过程应该说是挺曲折、挺漫长的。

  海逊:也有受哥哥的影响,我自小是很喜欢画画、音乐这些东西。

  主持人:从小对艺术的行当比较感兴趣。

  海逊:后来觉得玩摇滚接触了那些东西。

  主持人:站在舞台上还是蛮有魅力的。

  海逊:就是很自由、很爽的感觉,就接触开了就喜欢了,后来就觉得很自然,就像你的生活一样,离不开它。

  细辉:觉得搞艺术很爽。

  主持人:这个是很直接的。

  细辉:很酷的感觉。

  主持人:上舞台很酷的感觉,只要用音乐表达出来就好了,不需要说什么话。

  细辉:我演出的时候,还是一个高中生。

  主持人:站在舞台上可以受到很多关注。

  细辉:感觉和以前的生活完全不一样,后来就像海亮说的一样。

  主持人:年轻的时候更多的是去关注它的形式,表面的东西,做久了,慢慢对音乐有感情了。

  细辉:我不是说全部人,相信很多搞音乐的人都是这样想。

  主持人:大部分可能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尤其像你们做这样的独立音乐,坚持两个字是非常的难得,有很多人,就像你们说的,在学校里面组一个乐队,去做音乐什么的,但是说实话,很多人都会在后来的道路上慢慢放弃了。

  海亮:没错。

  细辉: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你感觉到它是很酷的,但是在现实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钱买琴,爸爸妈妈又骂你不认真读书。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情况,是一直以来碰到的困扰吗?

  细辉:以前是的,现在父母是支持的。

  海亮:我想说一下,我想每一个人爱上这个东西都需要一个过程,包括我们这几个,还有我们的贝司手不在场,我曾经问过他类似的问题,我们私下喝酒的时候问过这个问题,他唯一的原因就是觉得跟我们一起玩比较开心,就是很享受这样的感情。

  主持人:就是有这样一群朋友。

  海亮:他说当初对这个其实一点兴趣也没有。

  主持人:就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会让他很舒服。

  海亮:他就觉得一帮人一起去玩特别舒服,而且大家可以很知心,而且大家可以喝酒、聊天,就是特别享受这种生活,当然了,正如你说的,为什么很多人会放弃,你总要跨过这个槛,你要跨过这一个关口,就是你真正热爱它才能够坚持。特别不容易的,为什么要坚持做这种音乐呢,因为独立音乐顾名思义,独立的意思是为什么你能够独立的坚持自己创作的意旨、创作的方向,其实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种,就是你能够乐在其中。

  海逊:就好像人与人之间也是这样的。两个人好像结婚一样,你开始认识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最后一起走来就是之间有感情,有音乐才可以坚持走下去。

  海亮:这个过程就好像孔子说的读书就是“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之者”,就是你乐在其中是最重要的,就是说那个东西跟你已经是很自然的,因为你可以用它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我们不开心的时候会玩音乐,我们开心的时候也会玩音乐,我们也会听音乐,听到好的音乐,我们会有共鸣,自己有一些想法,也可以用音乐去表达出来,创作每一个作品的时候,它本身带给我们很多冲击和感动,就好像我们最近创作一首古琴和后摇结合的一个新作品,那首新作,我们在band房排完的时候,他来就说,我刚才头发发麻,就是特别的激动,所以这种状态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哇,这个的确是给的很多快乐的感受给你,这也是我们能够去发现自己,就是能够更加真实的去感受自己的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过程。

  主持人:现在来讲,音乐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海亮:我觉得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刚才说了,就是感受自己的一种方式,这个是最多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能够通过这样一个东西,大家都可以很享受的做一件事情,这个事就包括刚才提到贝司手提到的,就是我们自始自终都有这种感受,我们觉得是很享受这种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成为我们的一种比较满意的人生。

  海逊、细辉:差不多。

  主持人:不亏是一个团队的,一个人的想法基本上都是整个团队的想法。

  海亮:主要是因为我们交流比较多。

  主持人:你们一共组队,整个算起来跟他们一起有多长时间?

  海亮:十年吧。

  海逊:我晚一点。

  主持人:可以说是很深厚的感情。应该说不光在音乐上,即使一个人在生活当中也好,或者工作里面也好,音乐上也好,能够找到这样志同道合的朋友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有经过磨合吗,还是说一开始就这样的一拍即合,觉得很默契那种。

  海亮:肯定有的。

  主持人:会有很多分歧。

  海逊:现在还在磨合,其实是很正常的。

  主持人:有分歧可能才能让你们的音乐擦出更多的火花。

  海亮:也会吵架。

  主持人:也会吵架?

  海亮:对,但是好的地方也会就事论事,我们只会对一些问题,最糟糕的,我想任何一种感情都是这样的,千万要避免人生的攻击,或者是过渡的把一些问题不断的牵引到其他的问题上,有的时候,特别在音乐创作,我觉得有些东西是很个人化的,分歧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没有避免的话,有时候也意味着没有火花。这种分歧会更有助于我们自己,让自己得到一些好的启发,往往事实证明,很多作品是经过这样不断的去思考,不断的去琢磨,才能越做越好。当然前提就是刚才说的,不要情绪用事,干扰到其他人,我们经常会这边在吵完,呆会一起吃饭就没事了。

  主持人:就是工作归工作,音乐归音乐,生活归生活了。

  细辉:也会吵的。

  海亮:只会吵那件事了,而且我们吵的过程,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阿来提醒我的,他曾经跟我说,你要学会聆听,因为本身他不在场,但是我觉得,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一个非常善于聆听的听众,我觉得这个是比较有用的,每个人其实都希望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最有效的方式还是要聆听别人,因为如果你不听别人的,别人也不会听你的,就是需要沟通。你也要知道对方有没有理解你的想法,这种交流才会有效,如果你不听,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理解,所以互相之间有足够的耐心去聆听,这种争辩会比较有效。

  主持人:这是你们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你们主要的演出,有一场挺有意思的,就是演出取消舞台,分散在观众中间,观众和你们,置身这样的乐手当中,当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海亮:因为我们有时候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为什么我们做的音乐会有一种很自由的状态,很多人都会看得出来,其实这个状态也是跟我们自己本身对很多事物都是有一种很喜欢去搞一些新点子的想法有关,包括刚才说的,我们出的唱片,比如说我们跟朋友一起去合作的,就是乐队、音乐人合作的一张张唱片,也有现场录音的唱片。其实我们还尝试过其他方式,包括在珠江的一个国际诗歌节,我们也参加了一届,就是跟诗人合作,为他的诗朗诵现场的配乐,这些东西都是很新鲜的,巡演的过程中我们也尝试过和现代舞的合作,包括空间重置,我们希望做的就是不断的去想一些新的方法,因为倒过来对音乐本身也会有帮助。

  主持人:艺术都是互通的。

  海亮:有很多人的跟音乐无关的,但是如果你善于去跨界思考,包括现在还有一个长期合作的视频成员,是一个女孩子,她今天没来,在现场会根据我们的音乐去演绎一些视频的素材。无论跟视频等等,一些想法是我们长期以来的稀奇古怪的想法的一部分,其实我没有觉得这个是很意外的一个,因为我们还有更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今年会陆续实现。

  主持人:今年有什么计划,好像最近挺忙的?

  海亮:不要说远的,因为可能很多东西还在筹备之中,而且我希望给一些惊喜给大家,最近我们在筹备,把广州的后摇,progressive rock的一些乐队,就是这种倾向的乐队组织起来做一个广州后摇的大联演,会在3月7日,在191,因为这个意义也是挺有意思的,也是在广州的第一次,因为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广州也会有这么多专门玩progressive rock,可能大家会听到广州的摇滚能想起一些朋克,甚至一些民谣什么的,很多风格都有,但是这个摇滚方面的了解可能还不是很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做法,一公布出来这个消息,大家的反响很好的,现在报名参加的人已经到200人,我觉得这个数字会不断的上升,我感受得到的就是说这个会给我们一个动力,我希望广州的只是第一炮,迟一点会做全国的后摇的联演,这在中国也是第一次。我不太喜欢风格的定义去局限一些乐队,但是在跟观众的交流时候,这种标签还是有一定的意义,比如说后摇滚的出现,我觉得是一个对现阶段来说,很多乐迷来说,打开了更多的窗给他们,认识了摇滚其实有更多的更新鲜的一些做法,或是不同概念的形式去表达摇滚音乐,这个本身也是会有更多的窗口。

  主持人:你们在广州这么多年,对于广州这一座城市的感情是什么样的,觉得广州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觉得怎么样去形容它?

  细辉:我们之所以会选择一直在这里,都是很喜欢广州。

  海亮:可以说是热爱。

  沼泽乐队一起:热爱。

  海亮:更深一点说也有一些讨厌的地方,又爱又恨。爱的地方就不用说了,这个感情是很自然的。

  细辉:讨厌的地方也比较多。

  海亮:我就觉得空气特别难受。

  主持人:空气不好。

  海亮:你会发现,报亭都会贴一个,防鼻炎口罩此处有售,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觉得挺奇怪的,但是我慢慢接触到了,原来防鼻炎在广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很多人患上鼻炎,因为空气的问题,这些都是,当然也在不断的改善,但是我觉得,也是每个广州居民的一个梦想吧,就是拥有更多的蓝天和更好的空气。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你们到这边接受采访,也希望沼泽乐队以后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作品,谢谢。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黄珂)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搜狐博客更多>>

·怀念丁聪:我以为那个老头永远不老
·爱历史|年轻时代的毛泽东(组图)
·曾鹏宇|雷人!我在绝对唱响做评委
·爱历史|1977年华国锋视察大庆油田
·韩浩月|批评余秋雨是侮辱中国人?
·荣林|广州珠海桥事件:被推下的是谁
·朱顺忠|如何把贪官关进笼子里
·张原|杭州飙车案中父亲角色的缺失
·蔡天新|奥数本身并不是坏事(图)
·王攀|副县长之女施暴的卫生巾疑虑

热点标签:奥运 珠峰 福娃 母亲节 印花税 火炬 日本 赵薇 外遇 股票 金晶 陈冠希 谢霆锋 CNN 中国足球 张柏芝 姚明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