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一场关于设计、时尚、生活的无国界对话

2009年07月07日10:29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广东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 悦生活”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 悦生活”访谈沙龙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搜狐广州访谈间,今天我们嘉宾非常非常特别,他们都是香港知名设计师,他们都在各自领域取得了非常令人瞩目的成绩,今天借着搜狐香港频道,“港设计悦生活”栏目的开播,我们三位设计师坐在一起,他们将在这里展开一场关于时尚、设计以及生活无国界式对话,下面让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今天的嘉宾,坐在我身边这位超级大帅哥就是香港知名服装设计师邓达智先生William,欢迎您。

  William:大家好。

  主持人:坐在william旁边的是香港知名造型师苏琦甜Edith。

  Edith: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Edith,Edith也是我们今天沙龙明星主持,最后一位嘉宾是香港知名舞台设计师黄智强edmond,欢迎你。

  edmond: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网友非常感兴趣,三位嘉宾为什么会坐在一起,我应该告诉我们网友,三位其实私底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代我们网友问第一个问题,你们三位是怎么样相识呢?

  William:我是通过朋友认识edmond,在一个晚饭的时候,其它朋友带我去吃饭,刚从英国回来没有什么朋友,在dinner碰到Edith,那时候我们都很年轻。(哈哈)

  主持人:在这里追忆一下往事,你们三位经常会碰面,在一起经常聊的话题是什么呢?

  William:Edith跟我碰头比较多,比如说很多时候工作都有在一起工作,没有工作的时候吃饭时间也很多,生活很琐碎的小事。

  主持人:我还以为你们主要是聊谁又出什么设计的作品。

  Edith:也会,其实我们聊的东西都是蛮丰富的,可能有时候发现很家常,就是发生什么事,看到什么东西,看到哪个朋友,好像分享大家最近的状况。

  主持人:关于时尚、设计、生活这块都会聊到的?

  Edith:也会的。

  主持人:你们平时聊的话题跟我们今天沙龙这个主题非常贴切,大家在这里就像平时聊天一样来展开对话,我们把接下来时间交给明星主持Edith。

邓达智
邓达智

    成为设计师是命中注定的意外

  Edith:好。Hello,我是Edith,今天很高兴在这里代表做一个嘉宾主持,这次也很感谢William和edmond来做这个节目的嘉宾,今天所有的题目都是围绕设计,我和你们这么熟了,都没有问为什么会做设计这个行业?edmond你为什么会做设计这个行业呢?

  edmond:因为我家是一个大家庭,有很多女孩子住,有姨,姑妈,姑姑,每日不停做衣服,去街上买衣服,有量身订作的衣服,我看她们做衣服,耳濡目染看着她们做衣服,大一点的时候,有一部电影对我做设计影响很大的是《窈窕淑女》,是一部很好的音乐剧,很漂亮的服装,引起我对设计的兴趣。

苏琦甜
苏琦甜

  Edith:那William呢?

  William:我是相反的,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对穿衣服兴趣不是很大,对穿漂亮衣服兴趣不是很大,不喜欢穿鞋,因为我是在乡下长大的孩子,不喜欢穿漂亮的衣服,很讨厌家里人说你不要老剃光头,不如剪一个靓仔的头发,我很怕,但是我就是喜欢剃光头,周围去游水和爬树。最讨厌的一件事是和妈妈一起上街她想买布料做衣服,她看布的时候我要等她,这个是我最讨厌的时候,很没有耐性,在那边发脾气,跑来跑去,完全一点兴趣都没有对打扮和穿衣服。但是我有一个本能,很喜欢画画,幼稚园、读书之前,手拿着任何可以画画的东西,包括碎瓦片,如果姐姐偷粉笔给我的话,自然就更加开心了,我能够画的地方,家里面的墙,地下所有的地方,一棵树都可以画画,那个是很天生的本能。因为有画画,开始了解fashion是很迟的事。我爸爸很喜欢打扮,很注重打扮,这个对我有一点影响,不过是负面的影响,因为我和爸爸是不合的,他喜欢的我偏偏不喜欢。到18、19岁大学的时候,fashion开始流行,有studio fifty—4在纽约,我在那边读书,知道哪些人去horston(英文),(英文名泰勒先生)这些最hot,最top的人(英文名),某些程度影响了我的虚荣心,大学读完经济之前,觉得如果我不做创业工作的话,可能一生都会遗憾,最后好多种不同创业范畴,例如画画、建筑,之后我选了服装设计,第一我觉得比较容易,第二我爸爸最反对。

  Edith:这个是最大的动力,William是时装设计很直接,但edmond是舞台设计,比较特别的,为什么由服装设计转为舞台设计,是很喜欢舞台剧吗?

  edmond:做服装设计一段时间转向做舞台设计,在同一天有人请我做舞台设计,也有人请我做时装设计,我做的很有趣,就做下去了,多谢我家里面,我家里人经常带我看很多戏,看电影、京剧、潮剧、粤剧、女高音、男高音等等,为什么呢?怕我在家玩电,因为我很喜欢在家里面玩电,电的开关里面洞很大,我常常拿一个手指插进去那个洞,因为怕我触电才带我去看戏的。可能由那个时候就喜欢玩戏剧,有一次我学校逃学,被校长捉到,因为我比较高大,那个校长就捉我去做戏,邓光荣在大学是我提他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戏剧有认识,慢慢和戏剧产生了关系。

黄智强
黄智强

  Edith:其实我做设计时间很短,主要的兴趣不是在设计方面,我由小到大看电视就觉得,那件衣服应该少一个蝴蝶可能会更好,妈妈小时候就会说你不要这样批评人家,在家就无所谓。在学校和同学开Party,会问我这次穿什么裙,穿什么衣服,我就会想一些idea,例如这次paty是穿白色,或者有玫瑰花的,我常常会想这些东西。刚开始读完书是没有形象设计的,到后来自己出来做设计,慢慢一些朋友,或者一些艺术家、艺人、歌手,就有这些朋友在或太就会讨论这件衣服要改一下,那里要不要加一些东西,并且慢慢就开始做唱片,做演唱会,变成我的入行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所以大家都是做服装设计的,但领域是不同的。

  William:我做时装设计前面15年,每天都想什么时候离开这个行业,我真不想做下去,觉得这只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满足自己和爸爸反叛的目标,经过15年我已经觉得是时候了,差不多了。任何时候都在等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这个行业,离开香港,回我想住的地方,我是每一分钟都想着这件事,我一路都扬言说要走了,终于觉得是走的时候了是在1997年前后,就决定要去西班牙住,在西班牙买了一个乡村的房子,偶尔去一下英国,去一下西班牙,几个月就回来。竟然去了之后就觉得没有必要走,没有必要离开这个行业,因为经过这么多年之后,发现这个行业给了我很多趣味,事实上这是一个事业,不再是工作,不是和我爸爸对着干的一个过程,其实这个是我自己的事业,从那个时候愿意坐下去做好这件事,之前人家都说我,时间放在哪里是可以看得到,我觉得自己很懒,很不用心,完全是靠天分的,他们整天都说时间放在哪里是可以看得到的,整天会remind我,因为我们两个太熟悉,他这个人很直接,他觉得这件事讲出去不会伤害你的,觉得应该说出来,因为那个是实话。

  Edith:那我想不会人人都这样说的。

  William:反而过了这么久之后,我回到香港,有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来到广州,也去了很多地方,广州、深圳、香港、上海、北京、杭州,之后发现我安定了,我愿意花点时间做好这件事,做好时装的事,在这之前,我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之前纯粹是贪玩。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巴黎的设计很随意,伦敦的设计很前卫

  Edith:其实edmond你是在巴黎住了很长时间吗? 

  edmond:是在那边读书。

  Edith:那为什么会选择巴黎,是不是觉得巴黎的设计,或者那边的设计是如何影响到你的?

  edmond:不是,第一巴黎录取学生比较容易,那时我运气很好,误打误撞就进了一间学校,原来不用收学费的,是政府办的学校,很多事情我也是误打误撞的。第二那时候比较容易去,大概是20、30年代,最主要又便宜,那时候生活都是贵的,但比任何地方可能都便宜一点,便宜过加拿大和美国,详细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便宜一点吧。

  Edith:其实你的设计是受到法国巴黎那边的影响?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edmond:一点点影响是有的,我觉得是一种感觉,最主要一件事,欧洲那个地方可以周围旅行,坐几个钟头车就可以去到第二个国家,很多地方是不同风貌不同文化的,坐几个小时就可以去。或者到非洲,又是另外一个地方,好多地方那是不同的感觉的地方,可能美国特别一点,因为美国很大。

  William:这个州和那个州是一样的。

  edmond:又例如阿姆斯特丹、西班牙给你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Edith:英国呢?

  William:我中文大学在加拿大,设计是在英国学的,因为我已经在那边读完大学,不可以再花时间读法文或者意大利文,我心目当中想去法国或者意大利,我读完大学不可以再给一年或者两年去学语言,再读书,觉得不能够再浪费那个时间,所以就决定去伦敦,我对伦敦感觉一般,最初不喜欢伦敦,读书的时候一放假就走,不会常住去巴黎,暑假就在意大利,春天假期就去以色列、中东,那个时候就这样过的。起码伦敦是在第二年之后才开始感觉它,我的设计是被地中海影响多过伦敦,因为我对伦敦的东西不是很肯定,觉得那边的服装是一般的,但是喜欢地中海,喜欢以色列,喜欢埃及,那个年代喜欢穿长袍,被风吹起的风景是最感动的。

  edmond:我在法国最大的感觉主要因为生活那个威登(音),那个作品加上法国有一样东西很好,所有的首演都是在那边做的,有机会可以去到,因为那边是第一,造型、电影、fashion全部是在巴黎开始的,如果全世界要选一个城市住,我也会选巴黎。巴黎有一点很好,不像广州、香港,要坐几个小时的车才可以到,这个就是巴黎好的地方。

  Edith:方便一点,距离不是很远已经是不同的风景。

  主持人:其实你们有国外留学的经验,这种留学经验不是影响到你们自己的风格呢?你们自己本身喜欢哪些风格的设计呢?

  edmond:风格就很难说,要看一下是什么系,什么剧本,什么导演有什么要求,有什么风格,我们大家研究一个风格出来演戏,什么风格我都很喜欢,就是看怎么样运用。

  Edith:其实什么风格都是好的,就看怎么用是合适的,怎么样配合所有的事情,我比较注重整体,整体会衬什么环境,衬那个人的个性,那个设计主题。

  William:其实我很个人的,我个人性格很贪玩,我不相信生活只是一条路,生活有很多路是可以同时进行的,我中学、大学在北美洲住了一段时间。美国式的运动装,其实是艺术家的衣服就是阿玛尼,针织的东西是影响我。其实美国的衫很简约,在欧洲又喜欢巴黎很华丽的晚装,很华丽的东西觉得很妖,觉得fashion应该是很华丽的很妖。同一时间很欣赏日本,最初就是由伦敦开始,是后浪漫主义例如穿黑色的长裙,那种风格日本的设计师拿了伦敦的风格变成自己的风格,有解扣,我也很喜欢。所以很多时候我自己同一个系列里面,同一个fashion show里面,选择衣服很困难,终于我明白其实我是很贪心的,很喜欢玩,衣服有很多种,不相信一种衣服可以满足到我。巴黎人都有这种感觉,巴黎喜欢不同的品牌,不同种类的衣服放在一起穿,旧的衣服和新的衣服一起穿,这种是他们穿衣服的风格。在同样一个fashion show,我喜欢很多不同东西的混合,有很安静,很飘逸的,有很沉重日本式解扣的衣服,还有巴黎模式的晚装,也喜欢美国衣服那种简约,反而意大利衫不是很喜欢,我发现意大利衣服,日本做解扣,意大利的衣服很漂亮,有硬朗的有软的,但始终他们的风格是一种很漂亮的衣服,对很多人来讲是最好的衣服,但对我来讲是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的空间。意大利人处理颜色,处理面料,处理整个室内设计气氛方面都是最好的,但是做的fashion衣服来讲,有时我嫌它太range,太过有纹路。意大利穿衣服和法国有很大不同,意大利人想流行什么衣服就会穿成套,尤其意大利男人各个追求干净和漂亮。法国人比较随和一点,自然一点,英国人很前卫,英国人也很老套,很乡下,法国是一个很好的混搭,法国人很随意,法国是真正潇洒的民族,对我影响是很大的。

  Edith:edmond你在法国那么久,觉得他们穿衣服怎么样?

  edmond:有品位的同时又比较自由,不是那么拘谨,尤其是我的朋友他们真的穿的很漂亮,例如很便宜的雨衣里面配一件很可爱的T-SHIRT,头上又带一顶很可爱的jep帽,如果你在法国见到人家拿最新的LV袋,我想他们会被其它法国人唾弃,觉得他们觉得很没品位,法国人很觉得很有型,那个形态做的很漂亮,他们的饰品做的很好,小小一个饰物都可以衬托很好。

  William:他们最害怕别人看到他们的衣服是什么品牌,他们不想被人家见到他穿的衣服是什么品牌,他们很喜欢潇洒,不是那么刻意。

  edmond:我初中的时候在香港读法文,那个老师是男人,他太太是女人,他太太给我印象最深刻就是她整一个很短的头发,之前没有见过女人剪这么短的头发,只有法国女人才剪这么短的头发,给我一个最新的印象,觉得很爽,没有其它民族可以用“爽”这个字来代表的,只有法国女性可以做到。

  Edith:她们在追求自我的同时,不是标新立异,古灵精怪。

  edmond:她是照经典的去做造型,不一定是摩登的,他们也接受。有段日子流行30年代的报童造型,卖报纸的小孩子是这样穿的,很有型。

  William:他觉得那样东西好的话,就不会为改变那样东西而生,如果好的话,是慢慢等他改,不像有些人是需要穿下一季的新衣服,如果不穿下一季衣服的话,就害怕人家说他不流行,特别在香港被人藐视。但是巴黎人不注重这种东西,中国同胞到了巴黎会感叹,为什么法国人穿衣服这么普通,他们不是注重是否普通,是注重是否舒服。

  Edith:这种是很有内涵的,颜色的配搭,穿这种衬衫很随便,比如加一条丝巾,两样东西颜色配搭的很好,不觉得是两样东西,觉得是一样东西,令你很舒服。我很喜欢法国的电影,电影里面的美术指导很随意,根本生活就是这样,他们不会刻意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例如不会刻意摆一些花瓶,不会刻意摆一些灯,每一样东西不是特别凸出来的,但是很恰到好处,给人感觉很舒服。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不同时代被不同的设计师影响

  主持人:看来三位对法国人的时尚态度非常推崇的,你们各自时尚态度又是怎么样的?有没有比较偏爱的设计师,自己平时在日常生活当中,偏向于哪种搭配的习惯呢?

  William:其实在不同的时候,我都被不同的设计师影响,总的来讲,如果要选一个的话,这个设计师影响我不只在设计上面,更重要的是生活态度,当我出生的时候他已经过世了。他是西班牙人,在意大利居住是Fortuny,好多读服装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在时装设计史上上面是一个很重要的名,他代表上世纪初20年代,他推出时装完全是解放了人家穿衣服的态度。在以前人家穿衣服好多都要收腰,紧身而且要束胸等等。但是他的衣服是按照古希腊,古罗马穿的衣服,是一种很多褶很窄的衣服,他的裙是很长,被风吹得起,用丝绸做的。我喜欢地中海被风吹起的感觉,Fortuny设计的衣服就是这种感觉。Fortuny做过很多舞台设计,他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做服装,是做舞台设计和摄影,他家里面是美术家的家庭,很多代是西班牙王室的画家,在巴塞罗那,以他祖父的名字命名了一条街。他有一个很富裕的家庭,不需要靠工作去谋生,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代舞之母Isadora Duncan,邓肯穿跳舞的衣服全部是由Fortuny做的,是很特别的风格,很多著名波根唐(音)她是一个大收藏家,经常穿他做的衣服。他的衣服不是给某一个人穿,也不是给平常生活穿的,有种人是追求很自由自在生活方式和空间的人穿的,Fortuny他不是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一件事情,他去旅行,去巴西、北非、中东地方旅行的时候,学回来的,除了旅行之外还写作、画画,他的博物馆在威尼斯,是一个很著名的博物馆,当时他家跟工作室就是画画和做衣服的地方是很值得大家看。很多人说设计就是我的生命和生活,我是不会这样认为,设计是我生命和生活的一部分,人应该有很多不同的兴趣,这个是Fortuny对我最大的印象。

  edmond:我觉得每一个成功的设计师一定有一个好的地方,很多设计师我都很喜欢的,有很特别的有影响力的款式是很漂亮的,如果你问我特别喜欢哪个设计师很难讲,当然很多设计师都觉得很不错,如果做舞台你给我五花八门的看法,对我来讲,当然生活题材对我看法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最好的设计师见到外面那么多人,我需要他们令我看法,怎么样表现在生活上的角色,自己和自己的造型,这个是我最喜欢的。

  Edith:我贪心点,我不喜欢穿一个设计师或者一整套的东西,每个设计师都有喜欢的东西,例如我很喜欢针织外套很多不同的牌子,每个人的款式、颜色都不一样,我就会喜欢vivienne westwood的外套,他每年都会有颜色、款式不同,譬如说我很喜欢Dries Ven Noten和Marni的花,因为我很喜欢有民族色彩的东西,他会做很多印花和手工的东西,饰物方面很喜欢很红很红的阿玛尼,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带一件饰物,整个感觉就出来了。我很喜欢日本设计师川久保玲,因为他的设计很有趣,特别是有的衣服是解扣的,他可以将衣服解扣成很多件。所以我会喜欢每个设计师有不同的特点,加在一起运用。

  edmond:你问我的工作,有这么多不同设计师,有什么好的设计,有什么特别的款式,我认为所有的设计师做一件事出来,全世界所有好的东西里面你怎么去运用。

  Edith:自己喜欢的事情。

  edmond:我们要做这件事。

  Edith:有时候也会变成你的东西。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混搭、二手、简约都中意,最重要是适合自己

  主持人:平时有没有搭配的习惯,你们喜欢设计师的设计风格会不会让你们在日常搭配当中偏向于那种风格?

  Edith:我都是混搭,或者喜欢二手的牛仔裤,很贵的干湿风衣再加一个bar top,另外我也很喜欢怀旧的东西,例如一条白色衣服带一条旧的玻璃链,我不喜欢把牌子放在身上,我买这个品牌,是因为我喜欢他的设计,所以还是喜欢混搭。

  William:我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Edith:这个时候就穿单车款。

  William:看那时候生活是什么状况,这个年纪我爱上了爬山单车,就会踩5个小时的单车,香港有很多山可以踩单车爬山,所以所有买的东西和单车有关系的,喜欢骑单车之前,穿衣服很简单的,很多人心目当中我的打扮,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流行服装设计师,觉得我不应该是这样打扮的。我选最简单的衣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我经常出门,经常旅行,经常飞,我不喜欢行李托运,我希望行李一个袋装完,可能一个月都用这个袋,所以几件衣服,在不同场合可以混穿,混穿的程度就是丧礼和婚礼都可以用到。再加上我的衣服不喜欢用洗衣机洗,都是家里面工人用手洗的,不喜欢用洗衣机洗完衣服的感觉。当我住酒店的时候,每个酒店都会有手洗的服务,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自己洗,自己洗就会先泡,有的泡一分钟就会有掉色,从那之后就不喜欢穿有颜色的衣服。我从前都喜欢穿白色的,慢慢穿黑色,因为黑色不会被染,就算黑也是天下乌鸦一样黑。所以过了十几年,基本上我都买其它颜色的衣服,但是在衣柜里面不会拿出来的,我以为自己会穿,哪知道还是放下了。我的衣服几乎全黑,黑色令到我整个生活简约,没有必要买那么多衣服,黑色就够,越简单越好,但是质地一定要轻,洗完之后晾起来干了之后不用熨烫,可能空调下面两个小时就可以穿了,如果说我穿衣服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定论的话就是黑色、简约。现在要运动鞋是以球鞋为主,穿球鞋可以跑,可以踩单车,可以去旅行,可以去宴会。

  Edith:有很多功能的。

  William:一定要简单,一定要轻,不要给我感觉我肉体有承受压力,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也没有手表,不带饰物。

  edmond:我个人觉得服装最重要爱好看,价格便宜跟贵不是一个问题,但是一定要大码,因为我个子很大(身高181,编者注),再漂亮衣服如果没有适合我穿的码也是没用的。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邓达智、苏琦甜、黄智强做客港设计访谈沙龙

    复古会永远流行 环保是新趋势

  主持人:刚刚说过了各自搭配的习惯,我觉得近年来复古这种风潮在设计界和时尚界大行其道,各位觉得09年和10年时尚或者设计界流行趋势会是什么呢?

  William:对我来讲,在我心目中复古不是今年的流行,明年流行的,复古从头到尾都是流行的,有段时间很厉害,那些衣服不是旧就弄成旧的,很多人觉得逝去的时光或者黄金岁月是令他更加怀念,所以就会要穿旧的。现在真正的潮流不是09到10年,而是是过去五年或者十年一直在进行的运动革命,有时候看小朋友年轻一点,12—30岁之间年轻人,他们穿衣服基本上全是运动装,牛仔裤加运动装,那个时候运动装发展很厉害,布料的研究,新布种的研究要轻,要通风。衣服的外形,已经没有再钻研了,衣服的细节,衣服的外形已经是过去几十年发展很难再做新的东西出来,但问题就是剪裁怎么样有新的配搭,布料,面料用新的科技怎么样再钻研,这个是最重要的,运动装是整个将来的世界,将来发展下去主要的路子。

  Edith:我觉得环保,现在很多布料都会研究用什么,有机棉,已经进展到大豆、蚕,竹、炭,有很多不同的植物来做,这个趋势是比较科学化,环保方面很多功能的,时装到了80年代都会停着,现在90年代到2010年,只是重复以前的东西,只是换布料,换不同的印花,不同的东西,怀念80年代的衣服,70年代、60年代的衣服都是在重复以前的,只不过现在适合现在生活的需要,所以我觉得fashion是环保方面是一个趋势,应该穿环保多一点,环保布料是一个趋势,现在很多baby的衣服已经全部是有机棉。

  edmond:我觉得有一件事,觉得现在的时装趋势比较注重行为艺术,或者现代艺术,还有毕加索的那种,是对应艺术很大的影响,配搭颜色,服装的形,我发现对名画,或者雕塑方面影响是非常大的。

    在生活细节上坚持做一个小小的环保分子

  主持人:刚才说到环保的话题,三位在日常生活当中,有没有特别环保的日常生活习惯?

  edmond:我常常熄灯。

  William:我离开一个空间就会所有电器关了,整个生活态度不一定像Edith,他可能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是他的确是一个环保分子,我自己就不是,但是我关注环境,关注环境恶化,关注城市建设,有的发展商已经是侵蚀了大自然,还有在我家里面我尽量不应该浪费的水就不浪费,不应该浪费的电就不浪费,不需要扔的东西我也不随便抛弃它,不需要的东西也不随便买,不要买新的东西,如果你买了今后就会善用,就会珍惜这个物件,如果你多的就不会惜物。所以你买的少买的精的话,用起来就不会随便浪费,环保就是这样,环保不是说就是吃素,买一些环保物料的衣服,不是说要慢吃慢活,而是每个人需要特意去那样子,不然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一样的,我会尊重吃素的生活方式,但吃喝玩乐也是很快乐的事情,我为什么会不要呢?我不吃红肉不代表我不欣赏对方吃一大块的牛排,如果真的喜欢也不是一件坏事。我觉得无论做什么都好,吃的也好,用的也好,住的也好,是要珍惜面前能用的能吃的,不要浪费就好了。

  edmond:我设计给我最环保的事就是用纸,纸是要画的,不要一画完就随手扔掉。

  Edith:想好再画吗?

  edmond:那也不行,用过的后面就可以打草稿,或者做其它的事情,都是环保的。

  Edith:我现在想多的事情,我也会买东西,但一定会用,不会买回来做摆设,买一个花瓶要买回来插花的,不是用来摆设的,碗也是要用的,有很多东西买来是用的,因为有很多衣服买回来是不会烂的,之后怎么样处理它?我现在实行将一样东西摆在手上,变成一样新的东西,next to new ,有时和朋友以物换物,我需要你家的一个东西,你不用了,就给我用,物尽其用,太大自然的东西一个人控制不了,但我只能从小做起,譬如说带筷子,带水壶,带手帕,由小事做起,多想的物品以后要怎么样处理,如果有一样东西还没有想到要怎么样,那就先不要买。

  主持人:有没有参与一些环保性的事情,或者自己发起一些环保性的活动?

  Edith:我就很幸运做一些环保的事情,将自己二手的东西做一个饰物行动,将我收藏的东西摆在那里,和他们一起分享,他们有喜欢的也可以带回家,我还有推广公平贸易的东西,公平其实都是环保和有机的一种贸易,所以我就很幸运这个小小的梦想能够实现。

  主持人:公平贸易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的?

  Edith:可以的。

    穗港乐活地图 骑单车、看落日或者其他

  主持人:刚才也说到了设计、时尚和生活态度,我了解到三位经常往还于香港、广州、深圳,想了解一下三位经常会在广州哪些地方出入,广州有哪些地方是你们特别喜欢的?香港有哪些场所是你们会向我们网友推荐呢?

  William:我推荐的地方就是去元朗踩单车,它沿着一个很漂亮的海边,香港多山和海,其实很少城市是在山和海的中间,巴西有一个威尔,威尔不是一个大城市,是一个旅游城市,但是这个城市不是大到一个金融和商业的中心,巴塞罗那是身在山的旁边,海旁边平原的城市,不是山顶上的城市,那种密切的感觉不是像香港跟山和海密切的感觉,所以香港是一个很独特的城市,要善待这个城市。不是去哪里餐厅,哪个酒吧,去哪里玩shopping,是要尽量认识和享受山和海。例如我的家在新界和元朗,我会沿着元朗踩单车,沿着海边一路踩到深井、荃湾、沙田,有时候在深井和荃湾我会上香港最高的山大帽山,再在山上面下来,很享受踩5、6个钟头单车的心情,如果不是踩单车就会没那么长时间,可能5、6分钟就看完那些地方。

  Edith:或者爬山。

  William:爬山也可以,香港有很多山,去西贡、大埔,西贡的大浪西湾,咸田,大浪东湾的海水完全像玻璃一样,好像泰国马尔代夫的海一样这么漂亮,我们花那么多时间去爬山,其实都可以去海边,例如天气好的时候,香港的海滩有很漂亮的星空,可以在沙滩上面睡觉。其它去哪里吃饭,其实不需要我介绍,你打开书上面已经很详细的说明了,哪些地方好等等。

  那么广州我自己觉得,我很喜欢广州,因为广州不是一个夸张的城市,和南方内敛的性格很相似,广州人花费很大,但不是随便花费,吃的地方好好,我自己有几个喜欢吃的地方,其中一个龙津东路向群冰室,很好吃,我很喜欢二沙岛塞纳河,或者是沿着江边,因为我在滨江东路住,沿着江边散步,或者沿着二沙岛散步,这个是在广州很喜欢做的事情。或者都会上白云山,去白云山饮茶,很投入,例如番禺、顺德去享受农家菜,这些都是我enjoy的事情。

  edmond:我本身自己没有什么事做就不上街的人,我现在很喜欢广州,为什么呢?我听熟人介绍,尤其是广州一些新开的地方,比较年轻一点,我觉得广州在这方面做的很漂亮,香港做不到,因为香港地方很小又很贵,可能广州地方比较大,没有香港那么贵,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所以有机会做一些很漂亮的东西,有的朋友带我去一些新的地方吃东西,我觉得很摩登,很新潮。

  William:另外一件事,我喜欢跳舞,我喜欢听歌,广州我很喜欢wind flower,在环市东路,上海最近我喜欢88,北京我去Destination是工体西路那边,好喜欢去这几个地方。

  Edith:在香港有时候我会一个人,我推荐给朋友们在6点的时候,就会去尖沙咀文化中心外面的海旁,我会买一杯东西坐在那边看日落,还有对面香港区那边灯光升起,我觉得香港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很近海港,水很深,不用隔很远就可以望到轮船,觉得很漂亮。我在香港住十年,土生土长,到现在都觉得很漂亮,例如从山顶看到九龙是一片的,但是从九龙望香港是一层一层的,变成两种不同的境界,但是很简单去到尖沙咀6点等半个小时,欣赏到两样东西,这个是很向往的东西,每次回香港都会做的事情。

  广州也喜欢二沙岛,喜欢去广东美术馆,不管什么展览我都会去看,都会去书店看一下东西,有时在江边坐一下,有趣的人有人唱歌,有人踩单车,拍拖,晚上有人在弹吉他,觉得那个气氛很有趣,有时令我想起法国的塞纳河,因为我以前也会去塞纳河边吃lunnch,喝红酒,另外我住在淘金那边,我朋友就在楼下开了一家饮酒和喝咖啡的地方,很多时候晚上我做完了事情就会跟朋友到那边去喝两杯、聊天,有一个小小的露台,我很喜欢坐在那边。另外他们有时候要上班,我一个人下午坐在那边,因为那边有无线上网,我喜欢喝杯咖啡、上网或者看书,坐在一个角落里面,我很喜欢那样子。我觉得广州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对我来讲,其实我很喜欢新的东西,我会找一些新的蒲头,cafe的地方,广州都有很多新的东西,但是你会特别珍惜新的东西,不像去上海,因为上海太多选择,你去上海就会用挑剔的眼光去看一件东西,在广州就会用欣赏的眼光看一样东西,在上海上次那间好一点了,这一件没有那么好,但是在广州就会觉得广州有这样一家东西,就觉得还不错,广州就是这样,有什么新的东西就会珍惜,不会用挑剔的眼光看这件东西,包容性比较大去看这件东西。

  主持人:时间比较紧促,今天的沙龙意犹未尽,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沙龙也只能非常遗憾跟我们网友告别了,非常感谢三位来到我们演播室,跟我们带来这么丰富多彩的分享,谢谢大家。

  Edith:谢谢。

  edmond:拜拜。

  William:拜拜。

(责任编辑:屈芳)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