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设计师的“私生活情结”

2009年08月13日15:57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国外生活方式使然 生活中不经意处处体现设计感

  阿BEN:我觉得这种生活的氛围是很重要的,你要觉得在一个设计环境里面好,必须喝的,用的所有的东西才会感觉到,光看杂志、电影完全不一样。我去斯德哥尔摩会感觉那里的711很不一样,每个瓶子都设计很漂亮,因为一个杂货铺所看到每样用品设计味道都很浓,而且好像我印象很深从斯德哥尔摩坐火车去丹麦,有一盒牛奶是三角形的,打开之后份量是刚好的,而且我觉得存放的方式也会很好。

这在火车上面提供饮品小包装给你无孔不入的设计感,你就会觉得在生活上面。

  比如说作为广州的设计师,毕竟你去接触这方面的机会还有便利性都不是很够,在那边就可以接触很多这样的东西。其实香港设计师还是有很多这方面的优势。

  苏绮甜:他们也不是特别去设计的东西,生活方式是这样的,好像你看到很漂亮的东西,他们只是卖一个牛奶,看到很多东西做出来就是这样子,好像我们去到法国每个小孩子都可以念所有画家的名字,他们生活就是这样子,很简单。我觉得英国人很幽默,我坐火车从英国去巴黎,很可爱,给你一个喝的东西,也是给你一个很简单的杯子,它的杯垫都很有设计感,体现一种英国人的优雅,下午茶很重要,杯垫上设计的好象有调羹在旁边,好像你很优雅,糖包好像一个小花瓶,我都留下来了,觉得待在那边虽然坐火车很简单很方便的东西,看上去很优雅。

  主持人:感觉到生活的细节都可以处理非常充满设计感。我们平常比如说在国内或者哪里坐火车,都是觉得很稀疏平常的事情,就是一个水杯,他们却能给你设计感。

  中西差异化不见得是弱势 反让中国设计师更敏感

  石川:这个差异化对我来说有时候不见得是一个弱势,反而让你更敏感,因为你对这个东西陌生提高你对这个东西的敏感度,可能有些东西你太早看了或者看的太多习以为常反而没有感觉,所以我觉得是一种优势,特别是对于设计师来讲有陌生感是很重要的。

  阿BEN: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我自己很喜欢外国人写中国,或者外国人设计中国元素的东西,就会发现很多,好像我们去看外国人的东西,对他们来讲一点都不奇怪,他们就是这样子,可能从出生的时候用的东西全部都是这样子,我们可以通过外国一些人,比如说他们看中国一些元素,着重哪些地方,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从外面所看到的重点,或者提醒你,我们可以从哪些地方觉得有一些特别的,对于我们来讲整天生活在这里我们是不知道。

  苏绮甜:好像外国人看中国很久以前的印象有点浪漫,很传统。

  阿BEN:我觉得这个要有两方面的责任,一方面就是因为现在中国究竟应该给一些什么东西。

  苏绮甜:主要是不明显。

  阿BEN:那个是不是就能够代表中国的元素,鸟巢算不算?

  石川:关键是你有没有提供一个新的东西,能够说服别人的。我们做设计也是经常在讨论,到底中国的设计和中国的产品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出来,变成中国创造,再看实际的情况,整个珠三角,长三角是世界工厂,做什么都很好了,可是东西品牌设计基本长还是外来的。哪怕不是外来,已经有一些ODM的东西在中国设计,最终终端消费者还是在国外的市场,那时候就变成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很多设计师一样是没有欧美那些生活的体验或者习惯,他们要做一些产品给他用。

  哪怕你以后发展做的更好,你做出来的东西是为别人生活方式服务的,有一种情况,如果中国特色一些标志性的产品或者东西,能够出来征服别人,可能是你能够先把国人满足以后,做好以后然后再往外发,日本在这方面就很明显,可以做到这点。

  阿BEN:比如日本的设计,他们哲学意味会更加浓,哲学意味很多从思想里面来的,所以他们把这方面融入到设计里面去,但是现在我觉得很多设计还是处在很学术方面的东西。一方面这个东西又要去掉,另外一方面新的东西跟一种元素没有联系,比如说我自己会这样觉得,如果学术上面去掉旧的东西,元素上面去掉旧的东西,起码在思想上有一种传承,但是现在是没有的。

  石川: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学设计,其实设计概念是一个体系,基本长就是西方来的,再往底下走,所谓现代化生活方式,基本上都是西方传过来的方式。中国在古代文化精神建设上面积累非常丰厚,很高的阶段,可是来这到一刻这一代人,那种思想,发展的生活方式已经不存在了。他们可能把上层建筑发展很好,没有办法跟现有的西方化的现代化生活方式有关系了,这里就会产生很大的空缺点,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做有中国特点的东西来来去去就是那几个,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要做一些可能不是很显性的东西,是一种哲学观念,再把它用新的材料,适合我们生活方式这种载体表现出来。相对来说,这个也是需要相当功力,重新把断层的东西联系上。

  苏绮甜:你们觉得现在在中国,哪个设计师设计有一点中国符号的东西让你们觉得比较特殊?

  石川:我觉得都是阶段性的,现在能做的相对可能比前五年,前十年现在设计师又往前走了一步,什么时候才到,永远应该是不断有人尝试,可能有些东西我们今天看来很新鲜的,再过两年发现又有人再走一步了,这样才是比较有意思的。现在能说只能是找到一些带下代表性的东西,不能完全诠释东方性现代的东西,可能是一部分,不见得能够做完整的。

  阿BEN:有两方面,一方面设计师所表达出来一些东西,另外一方面可能是受众可以接受的东西,这方面都平衡,才可以说它可以的,或者成功的,因为现在有一些设计师比较用到中式的元素或者衍生的东西,这些一点都不奇怪,很多很容易可以做到。问题在于你做出来之后,对于中国人跟外国人是同时都可以接受,而且认为真的是做到的,把中国元素可以延伸下来一种效果,我觉得这个是很难,基本上属于外国人接受未必中国人会接受。

  苏绮甜:所以我们要加油了,还有一段路要走。

  石川:没有语言能够说出来,其实以后未来中国的生活方式会是怎么样的发展,没有人能够预测到这点。

  阿BEN:我觉得香港其实是把信息文化融合比较好的地方,因为相对来讲他把握很多旧的传统习惯,然后又有最新一些东西传达在里面,香港人做的比较好。但是香港相对来讲融合包容性很好,但是是表现主要那些东西还是不够的。

  石川:整个问题要发展是有一个很大的群去发展,所以某一天中国要出一两个很大的事件,必须是背后已经有很多的这样一些创作力量在底下,最后才可能推一两个人出来。

  苏绮甜:说起这个,我想到一个人Alan Chan陈幼坚,他很坚持,一直以来做中国特色的东西,做的我也蛮认同的。还有一个就是我的好朋友谭玉燕Vivienne,她的服装有中国的感觉,在国外也受到了认可。

  阿BEN:其实上就会很明显,陈幼坚他之前是做广告设计的,第二个就是他的背景也很受日本的影响,所以对于他来讲是一个优势,因为日本人他们去思考这种东西的时候,就是刚才我所讲的哲学思想怎么延续,用很西方的工艺,西方的表现形式,但是他带有传统的哲学思想,融汇进去。他的思想里面有很多带有这种模式去做,这个反倒是成为他之所以成功出来的东西配合很好,他设计很多东西,有传统的元素在里面,但是你一点都不会觉得很旧。

  石川:所有的大师都不可能是腾空出现的,一定是构架某个文化脉络基础上,再走出自己特点,才有可能被更大面积演出。

  主持人:所以在内地还不能想出有这样的人。

  阿BEN:还在发展。

  苏绮甜:我最近去了上海,刚好认识一个台湾人,他本来在台湾是做古董家具,去上海就发展自己的牌子叫春在中国他的设计很简单,有很深厚的底子去研究中国家具,20多年就是从事那个行业,所以他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了解到做工,就设计一些很简约的中国家具,我看了之后蛮有感觉的,看上去就是中国感觉的东西,中国符号的东西,但是放在现在也是很实用的,还不错。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责任编辑:黄珂)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