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广东 > 香港方程式_产业专刊17期 > 产业专刊17期相关新闻

曾宪梓:"经商就是智慧的自我较量"

来源:南方网
2009年12月01日15:55
图片说明: 1954年梅县篮球代表队队员曾宪梓
图片说明: 1954年梅县篮球代表队队员曾宪梓
图片说明: 曾宪梓细心教员工制作领带
图片说明: 曾宪梓细心教员工制作领带



  4月3日。香港沙田小沥源金利来集团中心。上午9时30分,董事局主席办公室的门开了,身穿蓝色唐装的曾宪梓先生坐在大班桌前向记者伸出大手:“我把家乡来的都看作是亲人。”记者激动地上前握了握宪梓先生的手,连声道谢。宪梓先生双手在脑袋上往后一摸:“我这里装了很多东西。想知道什么,别客气,尽管问。”

  “我本来也没想到会有机会出来”

  记:宪梓先生,您在广州农科院工作时,因为您阿哥、阿叔关于您父亲的遗产纷争问题,您应阿哥的要求到泰国。历尽千辛万苦,1963年来到泰国您却宣布放弃父亲的遗产。这种毅然决然的选择,使人觉得那时的您,完全是个书生意气十足的文人。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在什么样的事件上,完成了从“文人”到“商人”的角色转变?

  曾:我本来也没想到会有机会出来的。阿哥要我去泰国,结果政府也马上批我出去。当时中泰两国无邦交,去泰国首先要到香港或澳门。过了罗湖桥,进入港英区,我告诫自己:曾宪梓,虽然你是大学生,但来到资本主义社会,就是一个无知识的人;只要不偷不抢不骗,什么工都可以做。

  记:就是说,从那一刻开始,您就已经放下一切,从零开始了。

  曾:到了香港,我住在阿姑家里,帮她带小孩。我总共在香港等了一年多,才办好证件,到了泰国。我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去调查,去思考。最后认为,人家说的那两间原本属于我阿爸的店,偏僻,值不了几个钱;而且,泰国经过日本侵略战争,多少百姓家破人亡;现在阿叔生意做得这么大,这么有钱,是他自己有本事。因此我宣布放弃遗产。

  这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书生意气,是我受党和国家教育的结果。要钱,就要用自己的劳力和智慧去换取,而不是不劳而获;钱财可以用劳力和智慧去换取,而亲情是不可能用钱买到的。

  后来,一家人在泰国,天气很热,语言不通,我铁定主意回香港。

  “每天没卖出5打领带就不回家”

  记:回到香港做领带,就开始自己经商了?

  曾:1968年春节前回到香港,一家6口要吃饭,怎么办呢?做领带。第一,容易做。我看过别人做领带,很简单,一看我就会。第二,本钱小。别人能靠做领带谋生、养家,我也可以。因此不得不入了领带这一行。

  我阿叔电汇来1万港元安家费,除了租房、买家具什么的,还剩下6000元,就用来做领带。我做街边领带,自己一个房间,10平方米,自己裁,自己剪,自己做,自己烫,自己拿去卖。上午、晚上做领带,下午卖领带。沿街到小店、大排档去推销。我给自己下了死任务:每天没卖出5打60条就不回家。因为卖5打领带,可以赚50元,这才可以解决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用。第一天卖了60条,哇,高高兴兴回家去;第二天、第三天……卖的数量每天都有增加。可以说,生活上就没有问题了。

  但是,长期这样下去,前途何在?只能养家而已。小孩一天天长大,要读书,一家人要改善生活,怎么办?我就一边做平价领带保证生活,一边研究市场,同时思考用什么方式去改变去提升自己的产品。每天想,走也想,坐也想,睡也想,想出办法就付诸行动,逐渐走上高档领带的发展道路。

  “经商是自我智慧的较量”

  记:宪梓先生,您是中大毕业生,分配到广州农科院工作,可以说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后来弃文从商。请问“知识分子”这四个字,在您的经商生涯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

  曾:一个人有文化有知识,才会去思考,才会面对现实,努力创造。

  当年,我到了泰国,跟着我哥的员工,环游泰国。我见到很多华侨在农村贫困潦倒,也看见有很多工人、小商人生活维艰,回到曼谷我又跟着阿叔、阿哥接触了很多大老板,得出一个结论:只有勤劳,只有节俭,没有理想,没有智慧,是不会有出息的。

  我做生意是有点“怪”的。我创业,从生产第一天开始去卖,从来没亏本过。不论是赚得多,还是赚得少,我就是要赚;但是,我自己赚得少,别人赚得多。别人要买我的产品来卖,我摊开账本给他们看:我的成本是多少,我赚了你多少,你能赚多少。他赚得多,推销你的产品他就有干劲。我采取的就是这种“你有利,我有利;你大利,我小利”的经营方式。做生意,哪有把成本都告诉别人的?我的方法就是这么怪。

  对做生意,我很有兴趣,也很有信心。我觉得,做生意是智慧的较量,是自己与自己斗争,自己考验自己。有个马来西亚的老板,每年来一次,向我订货。有一次他向我买1万条领带,我不答应:最多只卖3000条给你。他不解:我可是付现金的。我说:一次卖1万条给你,我当然可以赚好多钱,但这就不是长远生意。接着我分析给他听:你一次购买1万条,都是现货,回去天天都卖同样的领带;我先卖3000条给你,既不用一下子付这么多货款,而且卖出第一批3000条领带的利润,已经足够你向我购买第二批货,这样你也每次都有新货卖……他采纳了我的方法。结果,最后他卖了3万条领带!我用我的方法,初看少卖7000条,最终多卖了2万条。

  做生意要有办法。我没有读过经济学,没有读过工商管理。我的方法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世界名牌的领带原料,都是从欧洲来的。我也去欧洲订货,那我要怎么做才会有优势?第一,专门买与名牌货相类似的花色;第二呢,大家同时去订货,我用飞机不需3天就运到香港,所以我的领带很快就上市;而那些名牌货呢,兜兜转转,要比我的迟好几个月才上市……那时整个香港市场都是我“金利来”的,并且雄霸东南亚市场。

  另外我还有一个订货方法,进可攻,退可守。比如我每年去一次欧洲,带着很多经理去订货,分三批。第一批,订了货,直接签合同,马上来货,马上上市。如果第一批货好卖,我就会拍电报给供方,让他准备好第二批货;如果第一批货不好卖,那么第二批货就不要了……这样,生意好时有货卖,生意不好时也不会有损失。进可攻,退可守。1974年,金融危机,香港许多公司几乎破产,我就是用这种方法使公司保全下来。

  “金融海啸来了,照样安心睡觉”

  记:去年以来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对“金利来”有什么影响吗?

  曾:市道不好,并不表示我的生意不好。我“金利来”是不借钱的,我“金利来”有多少钱,就做多大的生意。全世界要买我们的产品,也都要现金,无烂账,小生意,小公司,经营得很潇洒。金融危机,对我“金利来”一点影响都没有,我照样安心睡觉。

  记: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不少商人是靠“冒险”贷款发迹的。请问宪梓先生,您稳健经营的理念从何而来?

  曾:35岁以前我都穷怕了,在乡下时吃不饱穿不暖,读大学都还没鞋穿。35岁开始创业,有生意做了,赚了点小钱,我就不舍得去冒大险做大生意。冒大险,做大生意,可能发大财,也可能血本无归。我可不想我老年受苦,也不想我的小孩受苦。这么多年来,我赚了钱就买产业,产业是我用现金买的,即使生意没得做了,我的产业收入也够养活好几代人。只要我的后代不会“黄赌毒”,就能确保生活好好的。

  我没有远大理想。我的理想,第一,养家,一家六口人,有饭吃;第二呢,做生意,从做最低档的领带开始,做到中档领带,做到最好的领带。起初,希望能赚钱买到一套住房,于是努力,赚了钱,买了住房;有了住房,要送货,哎呀,要是有辆车就好了。又努力,又买了一辆车。买了车后呢,继续努力,哎呀,要是买一间厂就好了;通过努力,我又买了一间厂;买了一间厂以后,生意继续发展,不单单做领带,还做皮带、银包、恤衫、西服、鞋……我每天努力做,每天有每天的要求。今日总结,明天又有新的要求。明天总结,后天又有新的要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发展了。

  “我每天至少游泳一个小时”

  记:宪梓先生,很多家乡父老关心您的近况,能不能描述一下您的日常生活?

  曾:我今年75岁了,患肾病14年,脚走动缓慢,要用轮椅。我每天7点半左右起床,游泳,蛙式,慢慢游,每天至少游1个钟头,有时游1个半钟头。吃了早餐,没什么事,就休息休息;有事就出来谈。中午回家吃饭,休息一下,下午3点多做透析。吃了晚饭,看看电视,10点睡觉。

  我的生活很简单,很有规律。出来40多年,没有去过夜总会,没有去过舞厅,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每天就只知道埋头努力工作。直至去年7月份,我每日的伙食费只有30元。以后物价上涨,从去年8月份开始涨至50元。

  记:宪梓先生平时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

  曾:新闻一定要看,还看革命战争片,如《日出东方》、《恰同学少年》、《长征》看了6遍、《中国命运的决战》看了3遍、《延安颂》看了2遍、《中原突围》,等等。前年我去了延安,今年要去井冈山、遵义、西柏坡,接受再教育。

  “客商大会,我会全力支持”

  记:宪梓先生,世界客商大会今年10月在梅州召开。作为客商的领军人物,您对大会有着怎样的期待?

  曾:梅州是世界客都。在外客商经常回梅州的只有一小部分。如果这次大会能成功举行,就可以团结全世界客家社团领袖、商会领袖以及全世界各地的客商,集中在梅州,互相交流,增进友谊,同时了解梅州,投资发展梅州。通过客商大会,使全世界客商有个中心点,这对梅州走向世界也一定会起到好大的作用。我期望好高,我会全力支持。

  同时我建议,家乡派出代表团,到各地拜访客家商会团体领袖,使其能积极参与。

  大会召开后,要建立永久的联系,要经常把家乡的情况向世界各地的客商通报,加深感情,希望以后能吸引更多的客商经常回梅州。

(责任编辑:梁嘉亮)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