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广东 > 广州访谈间 > 行业动态

卡在瓶颈里的前卫时尚

来源:外滩画报
2011年02月24日14:59
Givenchy广告
Givenchy广告

  时尚业在产品本身方面的创新已经处于停滞期。那些看似前卫出格的视觉噱头也难以掩盖时尚业整体缺乏新意的残酷现实。一切不过是品牌企图让顾客乖乖掏钱买单的障眼法。

  最近有三个人跟我讨论了了“平行世界”。星期天,我大学同学的太太说她从不关注娱乐明星。我这位同学是房地产商,他太太是个医生,“9-11”之后,夫妇俩离开曼哈顿,去了康涅狄格州的Darien小住。我确信她和她的家人不知道也不关心Snooki是谁(热门真人秀《泽西海岸》的主角)。 “我觉得自己就住在平行的世界里。”她说。

  MSNBC的电视节目“Morning Joe”中,Mike Barnicle也发出类似感慨。《Fashion Zeitgeist》一书的作者Barbara Vinken则对我说:“互联网本来是人类创造的有关自我身份与机会的‘平行世界’,但它越来越像一块‘黑暗大陆’,使人们沉溺其中而忽略了真实世界。”

  这绝不是巧合。现代生活给我们提供了多样的信息渠道,同时也造成“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 。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在试图消除这种迷失感。我的一些朋友禁止孩子看电视,他们认为看电视既浪费时间又损耗大脑。新晋时尚摄影师Danko Steiner 和 Daniel Sannwald则指出,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太多资讯和影像,其中大多为平庸之作,接触多了容易消耗创造力。与杂志合作的经历令他们感觉到时装编辑们的保守心态和时尚产业的创造力瓶颈。

  鲜有人像Box Studios的创始人Pascal Dangin一样致力于寻找新的时尚形象。在重新研究了《Vogue》、《Harper’s Bazaar》和《Allure》等杂志多年来刊载的著名摄影师作品之后,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生活的此刻,与其说时尚,不如说无聊至极。”

  为什么设计师和摄影师老爱拿“性”说事儿?因为奢侈品本身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已大大降低,时尚业在产品本身方面的创新已经处于停滞期。情色与性别错位取而代之成为挖掘新话题的矿藏,就像打开一个关于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潘多拉魔盒。正如Dangin先生所说:“其实对于‘性’,我们仍有所顾忌。”

  去年,Givenchy的设计师Riccardo Tisci在广告里起用了变性模特Lea T,招来不少非议。Raf Simons 2011春夏男装秀上,雌雄莫辨的男模Andrej Pejic的金色长发和秀美容貌引人瞩目,该系列中的棉质拉链外套和细节感阔腿裤正是为双性论群体而设计的。设计师说:“人们转换性别体貌特征是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Andrej Pejic最近还出现在Juergen Teller掌镜的Marc by Marc Jacobs新广告里。而继Lea T之后,Riccardo Tisci如今的新宠是患有白化病的男模Stephen Thompson。

  Thierry Mugler的新任创意总监Nicola Formichetti在Facebook上发掘了新面孔Rick Genest。在该品牌的2011秋冬男装秀场上,男模们仿照Rick的耸人造型,骷髅骨架文身遍布皮肤,黑色的眼窝深深下陷。

  事实上,裸体、雌雄同体、SM幻想和同性恋情结在时尚界已流行多年。对于Riccardo Tisci这一代设计师来说,此类话题也许最易冷饭热炒,受众接受度也高。但通常来说,它们也始终只能在消费者可接受的程度里兜兜转转。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以Susan Sontag为首的社会批评家就已经讨论过这些现象。德国版《GQ》的时尚总监Klaus Stockhausen说得好,“这一切仅仅是把你引向消费的障眼法。”

  正如Dangin所说,耸人听闻的情色话题无法掩盖时尚业整体缺乏新意的事实。那些真正有想法的设计师,诸如Martin Margiela、 Helmut Lang、Alexander McQueen,都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伦敦摄影师Daniel Sannwald的作品带着一点未来主义色彩,深受导演Fritz Lang以及德国早期电影的影响,他的照片曾因风格极端而惨遭某英国时尚杂志编辑的批评。对此,他翻出《Vogue》的陈年旧作予以反击,那些照片在今时今日看来依然不失前卫激进。

  Sannwald不解地说:“大家都急于讨好广告客户,这真叫人难以接受。不过,这也不是时尚业才有的恶疾。”

  Danko Steiner成为全职摄影师之前曾是《Vogue》的设计总监,他同Sannwald一样竭力反对主流杂志对审美话语权的霸占。Steiner的作品登上了柏林独立杂志《032C》,他说:“我始终坚信照片质量是衡量摄影的唯一标准。我并不是排斥商业,独立杂志里也有鱼目混珠的垃圾。”

  在某些方面,情色主题的大行其道反映了设计师和摄影师的狭隘思维,当然杂志编辑与广告公司艺术指导也难辞其咎。所幸,现在人们也可以通过网络上的多种媒介来表达自我。虽然某些东西不免形式大于内容,但网络确实呈现了一个比秀场和主流媒体更为生动、超前、真实的世界。

  网络的作用之一是重新确认了个体创造力的重要性。Vinken教授所言极是,如果人们能通过外科手术改变体貌特征,或者像Rick Genest那样,将人体内部结构文在皮肤之上,你就不得不去反思时尚的作用。比起所谓性别倒错的话题,还不如探讨诸如碳纤维汽车等科技话题更具建设性。

  摄影师Phillip Toledano的想法与此不谋而合。他拍摄了一系列激光美容手术患者的肖像。一个男性拍摄对象说他希望拥有动漫人物般的外形。Phillip说:“我想科技的好处在于它拓宽了人们对美的认识。人们的包容性如此之强、如此先进。”他常常想象自己的小女儿将来进入青春期后,会不会通过服药把皮肤变成蓝色,“也许,这就是下周或下下周的流行趋势。”

  

(责任编辑:梁嘉亮)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