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广东 > 产业专刊21期:风尚势力之明星成为时尚推手 > 产业专刊21期相关新闻

中国国际时装周反思录:时尚推手的专业精神

2011年12月23日18:23

  人们失望地发现,一些媒体对时尚元素片面的解读、对发布会虚伪的景象表述、对名师盲目的吹捧、对品牌近乎献媚的赞美,几乎成了宣传时装周的主导文化现象。一些国际时装周之所以能成为非常优秀的时装周,都是有个非常公正的媒体群体,在判断流行趋势的准确性、设计文化的时尚性。

  什么是中国时装流行的风标?什么是传统文化的时尚再现?什么是品牌的时尚精神?什么是时尚的设计理念?什么是物质丰富精神文明的中华现代审美观?什么是优秀设计师的职业风范?面对媒体传播的信息,人们有些迷茫。

  2009中国国际时装周开幕和闭幕这两天,首都北京都意外地下起了雪。采访时装周的记者备感气候恶劣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推升中国时装设计文化创新的环境有些亚健康。

  中国国际时装周曾是纺织服装专业媒体创收竞争的一个重要平台,虽然近年业界多数媒体经营业绩下滑,但对时装周的宣传热情不减。作为中国国际时装周的主要受众群体之一,他们与活跃在时装周的全国各时尚、经济、综合类报刊、电视、网络媒体记者一起,每天挤在记者专用大巴上,无数次来往于时装周新闻发布会场、新闻酒会厅和时装发布现场,成为时装周辛劳群体中的一道风景。

  但一些关注时装周的设计师、服装经销商、服装高校教授、学习研究服装设计文化的学生们,在时装周发布会后摊开报纸、翻开杂志、打开网站时却失望地发现,一些媒体对时尚元素片面的解读、对发布会虚伪的景象表述、对名师盲目的吹捧、对品牌近乎献媚的赞美,几乎成了宣传时装周的主导文化现象。

  如何鲜明中国的时尚态度

  在市场约束型经济中,如何增强服装产品的文化含量,提升服装产业的文化地位,唤醒服装消费的文化意识,已成为拥有悠久服饰文化历史的我国年轻服饰产业,在新的竞争态势中面临的重要课题。

  中国国际时装周作为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推动设计与产业结合,提升中国时装品牌设计文化含量,促进中国时尚设计文化创新,向世界展示中国时装设计力量搭建的重要平台,为中国优秀设计师和著名时装品牌表明时尚态度提供了话语权。

  在这个平台上,罗峥设计的“人面桃花”,传达了她设计的时装品牌一贯的浪漫时尚情感;梁子用她的“月亮唱歌”发布会,写意的是对传统莨绸文化的时代演绎;祁刚发布会的“天色”,表明了他“倡导精致生活”的态度;李小燕用本白纯净的色彩,本真天然的质感,演绎的是对纯棉热爱的情感;白领服饰连续十年倾情表现的,是品牌的情感营销时尚理念;爱慕公司真诚发布的,是品牌深层次的文化内涵;艺之卉展演的是品牌骨子里的大气、内敛和优雅的东方符号……一大批优秀设计师通过时装周得到了业界的认知,一大批时装品牌通过时装周也得到了社会的文化认同。

  不可否认的是,在围绕商业目的设计盛行的今天,求名欲望急切的焦虑和对利益媚俗的迎合,难免有在时装周发布品牌时尚文化的企业,举办新闻发布酒会时,对媒体只有美酒佳肴款待,而没有价值的新闻内容交流。难免有的设计师专场发布会送给评委和观众的资料袋中,没有创作灵感没有设计理念,没有发布会主题没有品牌文化内涵的介绍,有的只是精美的礼品和自我赞扬的资料。

  不可否认的是,有些媒体非客观地评论时装周某些发布会的文化现象,或以盲目追捧名师为荣耀,搜尽华丽之词去赞美作品的每个细节,而对外行都看出的“门道”却视而不见;或抓住一种现象当作普遍问题,用特尖刻的语气特猛烈的火力来批判,仿佛自己这双火眼金睛最权威;或给时装品牌、设计师、模特、编导等送去全是醉人的赞美,成篇累牍附庸风雅的热评,让被赞美者都感到了不自在。种种缺乏良知的虚伪作态,难给中国时装设计文化的发展留下积极的影响。

  如何把握时尚话语权

  时尚话语权的缺失,曾是中国时装业在与发达国家同行竞争时,价值观难以体现之痛。中国国际时装周让中国的时装设计师、时装品牌、时尚媒体在全球最大的市场上有了话语权,可人们又是在怎么对待这个话语权呢?

  一些优秀的设计师和品牌在时装周发布展演后,或没有从一些专业媒体那里得到专业中肯的评价,或在媒体上与其他品牌不能平等地展现出来,或被非专业的“酷评”抹杀了设计创新思想,或被媒体冷落封杀,好像根本没在时装周露过脸似的。

  一位资深的时装媒体编辑,对时装周一些设计师为追求艺术化、放弃服装实穿和舒适本质的设计却被广为颂扬而深感担忧;一位行业媒体负责人,对有些品牌为制造炒作的“噱头”,不在挖掘品牌文化情感上做文章,而投巨额资金搞形式讲排场的浮华做秀行为越演越烈深感担忧;一位服装高校教授,对一些设计师越来越轻狂霸气的“时尚”行为深感担忧……但各种担忧除被一些业外媒一针见血地道出外,业界媒体几乎都采取了同一种可怕的态度:沉默。

  连续8年在中国时装周举行发布会的卡宾服饰公司设计总监告诉笔者:我的品牌虽已被市场认可,但仍希望在时装周得到专家评委、业界同行和媒体对我的设计文化、创新方向、品牌时尚精神等各方面的评判,这是推动品牌发展的动力。北京爱慕内衣有限公司连续6年参加时装周,董事长张荣明表示,他就是想通过品牌设计流行趋势发布活动,让时尚界和社会来见证品牌的点滴成长。

  长期以来,人们对媒体形成了一个定势:它是一个品牌,是一种信仰、信任,人们相信媒体的观点是正确、权威的。但有些媒体的专业精神却让人们大失所望:一个博览会还没开幕,赞美的文章就铺天盖地挤满报端;拿到了一个品牌的发稿“劳酬”,就不惜笔墨地用华丽的词藻去堆砌去吹捧;而对不能如自己意的企业和活动,就动用自己的“话语权”去封杀;作为时装周官方网站,用一些浅陋、刻薄、媚俗的“酷评”,去换取点击率,对跟贴中持反对意见的批评观念发现就删除的行为,更令人义愤填膺。

  媒体确实无法拒绝生存的需要,但为什么中国服装品牌广告投入量在不断增长,可投放给行业媒体的却越来越少?不能不说这是日渐成熟的中国服装品牌对行业媒体放弃责任、随波逐流,不能针砭时弊的一种回应。

  时装的流行性,决定了时装评论的专业特征。时装周短短7天,其实媒体的力量可以无限放大。媒体的观点、媒体对时尚引爆的能力,媒体激活时装周的影响力,对中国服装行业都是可以无限放大的。可是,媒体作为了吗?

  如何营造健康的批评氛围

  著名设计师谢锋告诉笔者,他在纽约、法国等一些国际时装周发现,他们之所以能成为非常优秀的时装周,都是有个非常公正的媒体群体,在判断流行趋势的准确性、设计文化的时尚性。如果媒体的判断不准确,或说些不负责任的话,是会对时装周造成极大负面影响的。

  品牌和设计师需要批评,发现了问题才能进步。一位采访中国国际时装周的国外记者告诉笔者,巴黎时装周结束后,有很多批评的声音,即使是对国际大牌的发布也如此。可中国时装周一些发布会并不是那样的好,赞扬的声音太多了,没有批评的评论,这个现象很奇怪。

  10年前读过李超德先生一篇小文,有句话我仍清晰地记着:今天赞美的,明天即为逝去的东西;今天批评的,明天可能是赞美,这是时装评论的变异性特征。如果我们的设计师和我们的媒体从业者,都能认识这浅显又充满哲理的特征该有多好。

  当服装业界已深为当今国内时装评论不健康氛围而感悲哀和无奈时,他们的时尚态度很鲜明:不订你的报刊,不读你的文章,不给你广告。如果媒体从业者能由此醒悟:上帝们此举是在呼唤时尚推手的良知和责任!并由此开始改变自己的时尚态度,该有多好。

  值得欣喜的是,腾讯网、风尚志等一大批有影响力的传媒,开始关注并融入了中国的时装周。他们没有把关注点放在时装周的T台前,而是从关注中国国际时装周如何国际化的角度,组织专家学者进行探讨,其具有职业责任的态度是行业媒体需要学习的。

  创建健康的时尚评论氛围,要让中国的时装评论获得高尚的地位。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评论专业委员会应该邀请国内各媒体、各高校慎独睿智的评论者,替换下长期“失语”的委员们,利用已有和正培养的时尚评论者,在时装周设立交流平台,形成权威、健康的评论导向;

  创建健康的时尚评论氛围,要使服装专业媒体在新媒体传播形式面前,接受其新闻主题策划、报道内容更能关注受众需求的挑战,从端正媒体从业者职业精神做起,在学习用心赞美的同时,创建一个真正推动时装设计文化健康发展的批评机制;

  创建健康的时尚评论氛围,要倡导设计师们从深入研究中国时装设计文化的内涵入手,在不断用优秀的设计创新去推动中国时装设计发展的同时,虚心听取来自四面八方的评论。要学会拒绝虚伪的赞美,倾听真诚的批评,要善于从批评中吸取营养。这对助力中国时装评论健康发展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缺乏健康的服饰文化引导,中国服装设计产业便难以实现质的振飞和发展。如何提升中国服饰文化产业自身素质,如何改善服饰评论的环境,如何建立完善一支过硬的时装评论队伍,如何用时装评论推动服饰产业和服饰文化产业的发展?如何掌握和运用中国服饰文化的批评精神,用时尚将民族的、现代的、东西方文化交融起来,用审视的眼光去研究、分析中国服装设计行业发展的问题?如何去探讨中国服装设计、服装市场、服装营销模式创新的问题,去引导中国设计师从理性上提高对时尚流行文化的理解、对时尚消费行为的引领?中国国际时装周这个时尚推手,任重而道远!

()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