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广东 > 广东新闻中心

探秘私人女保镖魔鬼特训 参与者此前均为模特

2012年02月07日09:55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参与者此前都是模特

  有人说,一开始以为是选秀,没有真打算做保镖

  特派记者 陈小向 发自北京

  她的身高接近1.8米,细长纤瘦,完全是模特身材。

  她叫张艺耀,现在正在参加北京一家保镖公司打造的“中国超级美女保镖”行动。她信心满满地说:“我想成为一名女保镖!这将是我事业的新起点。”

  此前,张艺耀在山东的一家礼仪公司工作。

  张艺耀参加培训的这家保镖公司叫“天骄特卫”,它的官方网站介绍“天骄特卫是一家保护重要人员、重要物品、重要场地活动的专业安全公司。”

  2012年1月份,在新年到来之前,这家名叫“天骄特卫”的保安公司组织了一个打造“中国超级美女保镖”的行动,在为期两周的“淘汰制魔鬼集训”中,选出1名“超级美女保镖”。

  随后,20名美女穿着比基尼,在海边涉水奔跑、扛圆木,被强壮的男教官泼水、踩在沙滩上的照片传遍网络,美女加暴力的内容吸引了无数网民的眼球。

  美女保镖穿比基尼特训

  教官说,为了锻炼更加强大的内心

  在2012年1月10日,国内某知名网站登出一组照片,瞬间引爆人们眼球。十几位身穿比基尼泳衣的美女匍匐在沙滩上,奋力向前爬行。

  她们的背后站着两名身着迷彩服的强壮男教官,一位教官右脚踢在匍匐在沙地的美女身上,另一位教官将手中重物压在身前美女的背上。

  她们穿着性感热辣,表情痛苦,男教官则显得毫不手软,暴力相向。

  有网友戏言:“穿得这么少,是在培训中国版的赤裸特工吗?”《赤裸特工》是一部拍摄于2002年的电影,讲述一个进行暗杀活动的特工组织在世界各地寻找13岁左右有武术基础的小女孩,把她们带到一个孤岛上训练,使她们成长为既性感又出色的特工。她们以跳舞女郎的身份接近目标,实施暗杀。

  训练为什么要穿比基尼?“天骄特卫”公司董事长陈永青说:“要锻炼她们强大的内心。”

  训练前有女保镖化起了妆

  1月14日,北京,记者见到了参加特训的女保镖之一张艺耀,她成功地通过海南“超级美女保镖魔鬼集训”的选拨,与其他9名选拨出来的学员回到北京参加进一步的培训。

  说起在海南的训练,张艺耀说:“我们在海边水里面锻炼越野能力,在爬越野道的时候,我们的膝盖都磕破了,然后又在水里泡,伤口都泛白了。第二天伤口刚刚结疤,爬行又把伤口弄破了,在水里泡,伤口都发炎了,我伤得挺惨的。”

  之前在海南训练,张艺耀对记者描述的十分艰苦,而在14日上午的特训中,这些神秘的女保镖如何开展特训呢?记者见证了这一过程。

  在一场“特驾”科目的训练开始前,记者看见,有的“女保镖”拿出化妆包来补妆,夹眼睫毛,梳理头发。

  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并没有一人开车。

  “美女保镖”特驾训练无一人真正驾车

  1月14日,这群美女保镖是回到北京培训的第二天,训练科目是车辆特驾,今天来的“美女保镖”只有5人,记者全程跟踪观察。

  记者随5位“美女保镖”来到北京昌平区交通安全教育基地。开始训练后,记者发现所谓的车辆特驾训练其实是配合一家媒体的采访拍摄。

  5位“美女保镖”并没有一位真正在驾车训练。

  她们与车最近的接触只是其中3人坐在3辆车的副驾驶座上,目的是让媒体拍摄的汽车特技视频里出现她们的身影。另外两位“女保镖”说会晕车,始终没有上车。

  在当天的采访中,“天骄特卫”公司董事长陈永青指定队长张艺耀接受新快报记者的采访。关于训练时间、参加训练人数等问题,张艺耀多次打电话跟陈永青进行确认。她解释说:“训练劳累,时间都记不起来了。”

  采访中,张艺耀说:“我们能留下来的都是强者,应该能胜任这份职业。公司会把我们派到其他公司去工作,我们相当于已经进入这个行业了。”

  新快报记者再次确认:“是不是说你们相当于已经达到女保镖的标准,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张艺耀说:“现在是可以了,但是没有走到最后也不敢这么说,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基础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

  除去在海南训练后休息的一天时间,从海南返回北京的一天时间,从1月8日到1月14日,张艺耀全部训练时间是5天。

  难道5天时间就能训练成保镖?新快报记者确认,张艺耀没有武术基础,也不是警察学校出身,她毕业于山东服装学院。

  “美女保镖”特训5天被说成4周

  也没天天都被拳打脚踢

  实际上在1月13日上午,经过海南的特训选拔后,20人的女保镖中只有10人回北京参加进一步的培训。这一天的训练内容有:特种兵格斗、夺刀夺枪、啤酒瓶砸头、木板踢腿等项目。“美女保镖”被啤酒瓶砸头的照片第二天登上路透社的图片频道,随即传遍网络。

  第二天,也就是1月14日,路透社发了一组10名“美女保镖”在北京的第一天训练场景,这组照片的标题为“揭秘中国女保镖Female Bodyguard”,图片说明写道:“天骄特卫公司目前有20名女保镖学员,大多数是大学毕业生,需要进行8至10个月的专业培训来掌握足够的防卫保护技能,以便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当天,“美女保镖”专门配合路透社记者拍摄的车辆特驾视频随后也被做成“Chinafancies female bodyguards”(中国女保镖需求上升)的视频新闻。

  至此,张艺耀在海南和北京的全部训练时间为5天。而多数人在海南培训结束后,便各自回家了。

  1月31日,路透社中文网发出一篇《中国女保镖需求上升收入超男同行》的文章,在文章里面张艺耀的名字被译成孙伊瑶(SunYiyao,音译),文章里的她被说成:“是在天骄特卫经过4周初步课程后、从20名候选者中选拔出的10名女子之一。天骄特卫还将向她们提供8个月的体能训练、武术、侦查、护送技能、语言和商务礼仪课程。”

  在文章开头写道:“拳打脚踢、瓶子击头成了孙伊瑶(SunYiyao,音译)每日的家常便饭。”

  实际上,新快报记者全程观察1月14日,美女保镖们在北京昌平基地进行的车辆特驾培训,当天中午12时多到达训练基地,张艺耀的训练就是坐在副驾驶座上,开车的人是其他车队请过来的,采访拍摄完成后,训练也就结束了,她几乎等于没有训练。

  董事长陈永青说,之所以没怎么严酷训练是因为要配合媒体采访,比如当天路透社的拍摄。

  1月14日后,张艺耀说,她在北京的训练也全部结束,随即回家过年了。随后,这些美女保镖中的几位在1月18日到南京参加某卫视的“美女保镖”求职的节目拍摄。

  12名特训队员之前都是模特,有的是在校学生

  新快报记者希望,采访张艺耀之外的其它几位参加培训队员的要求被董事长陈永青婉拒。

  记者在北京看到的5名“女保镖”平均身高都在1米75以上,一知情人说:“她们都是模特。”

  此前,女保镖张艺耀说她在山东一家礼仪公司上班。

  在1月8日海南特训的当天晚上,一位参加女保镖选拔的女模特发了一条微博:“回忆下今天的训练…沙滩跑…海中仰卧起坐…继续跑…团体海中扛圆木蹲起…海中俯卧撑…扛轮胎跑步…甩轮胎…海中没入式蹲起…海中打拳…踢腿…抢沙袋…耐力训练…抗击打能力训练等等…我离疯不远了…为毛晋级了???为什么????杀了我吧…晴天霹雳!!求淘汰…淘汰我吧!”

  回忆起海南的培训,叶子说:“那几天比较辛苦,训练强度还是比较大的,身体有点支持不住,比一般的选秀辛苦多了。”

  通过她们的微博互动,记者找到参加海南培训的12名队员的微博,再次确认她们的身份都是模特(有一名是在校学生)、主持人,还有演员。

  有参选女模特透露,之前以为这活动是选美娱乐,不可能真去做保镖

  2月2日晚上,记者私下采访了一位参加海南选拔培训的女模特叶子,她说,朋友推荐有一个选拔“美女保镖”的活动。

  此前,她认为,涉及“美女”的一般都是选美型的,跟平常参加的选秀一样,她在广州参加面试时甚至都不能确认面试她的人是不是天骄特卫公司的,她的许多朋友也参加了这个活动。

  张艺耀跟记者说的另一个版本是:她在山东时,通过到网页上一个弹窗信息看到了这家公司的“超级美女保镖”选拔活动信息,于是她打电话到公司咨询后决定报名参加。她说:“报名人数很多,1月5号简历删选后留下来的人有200人左右,接着再进行体能训练,选出20个人去海南培训。”

  许多女模特在海南的训练结束后,就分散回到各自的工作生活里去。

  记者采访到另一位女模特,她说是某卫视编导联系了她的经纪人,让她参加这个活动。

  她说:“经纪人联系的,但电视台编导之前也没说是这么高强度的,以为就是娱乐,她们说就拍几个运动的镜头,知道搞这些hold不住的我就肯定不回(会)去了。我没有考虑过去做女保镖。”

  陈永青跟新快报记者说这其实是一场选拔,选出一个“美女保镖”,把她派到以色列国际安全学院做进一步的训练,将其培养成为教官,回来去培训3月18日将在海南展开的第三期女保镖训练营的女学员们。

  真实女保镖怎样炼成?

  “不能保护雇主,保镖也就失去了意义”

  新快报记者 郭小为 陈小向

  这几天,当人们还没完全从春节休假的轻松中缓过来时,在深圳经营一家保镖公司的陈先生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陈先生的保镖公司接到了一个大单子:一位外地企业的董事长带着一个商业团队,来到深圳洽谈商业项目,因为“项目大,活动多,协议敏感”,专门雇佣了8名专业保镖全程护卫,“除了人身安全,还有绝对不能泄露的机密文件。”

  包下整层酒店、24小时不让雇主离开视线、预定多条出行线路、雇主电话牢记心底,拨完即删……现实中上演的保镖护卫情景,堪比电影桥段。“在没有正式签订之前,一切都要为了雇主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而让步。”成了此次任务雷打不动的最高原则,与记者早前约定的采访时间也一拖再拖。

  在这样的职业化保镖公司的任务执行中,不乏职业女保镖的身影,她们“隐蔽性强、细心、稳重、商务办公能力超过男保镖,还有超凡的武术身手。”

  日渐兴起的保镖行业中,有的保镖货真价实,不少的却“中看不中用”,用业内人士的话说,就是“鱼目混杂”。

  女保镖怎样炼成

  实战散打经验必不可缺

  今年22岁的小亚是陈先生所在公司,深圳少林国际保镖有限公司的一位女保镖,正在外地执行护卫任务的她,在得到了雇主的认可后,她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采访。

  小亚有着她这个年龄少有的成熟与稳重:说话简短清晰、谈吐老成、不轻易下结论。而在2007年进入江苏师范大学进修散打专业之前,除了从11岁开始在省市县各级体校的专业训练,拿了多次全国散打冠军之外,她还是一名普通的体校学生上课自习、训练体能、参加比赛……

  真正让小亚感到不一样的变化是进入保镖这一行业之后。在少林国际,小亚与其他20多名女保镖一样,在正式执行任务之前,都在专门的培训基地进行了至少为期3个月的培训,内容包括擒拿格斗、反跟踪、商务礼仪、法律法规、谈判技巧、车技、危机应急处理等,而这些培训,除了礼仪和法律是从外面请专业老师培训之外,其它所有培训都是由公司内部的教练完成。最后考核通不过的,还得重新培训。“这与以前的训练很不一样,都是与实际保镖工作高度关联的,我们很受用。”3个月出来正式工作后,小亚们“感觉是像换了一个人。”

  但是,要进入保镖这一行,幸运却只属于少部分人,即使像小亚这样顶着48、52公斤级的全国武术散打冠军的光环,但想要进入职业化的保镖公司却非一件容易事,少林寺俗家弟子、特种部队、武术院校成了保镖公司招收保镖的最主要来要来源,而且“他至少经过了三年的专业武术训练,而且必须有实战散打经历。”来自杭州一家保镖公司的婷婷,在回忆起当初公司筛选女保镖的严格时,直接用了“千里挑一”来形容。

  不能保护雇主

  保镖也就失去了意义

  不管怎么培训,制定出怎样的安全评估报告,对于保镖来说,真正的考验来自日常具体而细微的专业护卫,“不能保护雇主,保镖也就失去了意义。”一位资深保镖这样说。

  2011年夏天的一个微风清爽的清晨,一位业界有名的东莞女企业家像往常一样,在公园里慢跑晨练,享受着难得的自由清闲。当她跑到一处公路边时,三个年轻壮汉突然从一辆无牌的面包车窜下来,一把抓住这位身价不菲的女老板就往面包车里扭拽,几乎毫无反抗能力的女老板大呼救命。就在这时,一直紧跟着女老板20来米远的女保镖林娟(化名),一个箭步奔上前去,只一脚,就踢晕了其中一名绑匪,其他两名壮汉见状,还想还击,但很快又被女保镖打退了回去,“受伤了,绑不成了”,最后两名绑匪留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同伙,和已经惊吓得瘫软在地的女老板,驾车仓皇而逃。

  林娟没有恋战,而是在快速报了警,带着雇主女老板去医院检查,并向所在的保镖公司汇报情况,保镖公司也迅速派出救援组,保护女老板及其家人,以防“二度伤害”。

  一周后,全部绑匪被警察抓获。让审讯的民警印象深刻的是,这几名“万万没有想到会被一个看起来普通的年轻小姑娘给制服了”的绑匪,“很不服气”。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看起来普通的小姑娘林娟,曾经是56公斤级全国散打冠军,现在是专业女保镖。

  在少林国际的陈先生看来,目前国内的富豪遭遇绑架的经历并不少见,只是公众鲜有知晓,而富豪也多半选择不报警和曝光。“你想啊,你报警了,没有被抓到的或者坐牢出来之后的绑匪,还有可能报复你,继续威胁你的人身安全,而警嚓一般不可能24小时保护你,所以最好是防范于未然。”

  普通人短时间训练成赤裸特

  工回答是,不可能

  目前国内私人保镖的人数到底有多少?虽然还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但据多位行业资深人士估计,总人数不低于10万,女保镖约占其中的十分之一。

  2011年,随着中国富豪数量的进一步急剧增长,人们的安全意识越来越高,很多人似乎突然一下子意识到“私人保镖”这一块的巨大市场需求,各类打着“保镖”旗号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其中有的保镖货真价实,不少的却“中看不中用”,整个行业“参差不齐,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在为数不多的职业化保镖公司经营者看来,这即是忧虑,也是无奈。

  “我知道行业内几家公司炒作得非常厉害,不停地招了很多完全没有真功夫的人,20多天后就成了‘保镖’,别说保护老板了,保护自己都成问题。”相信“自己做得好了,客户自然就多了”的少林国际的陈先生,认为炒作不仅没有必要,而且走不长远。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杭州天尊保镖的王经理,“现在社会上有一些“保镖训练营”宣传只要经过训练,普通人也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保镖。一个完全没有‘底子’的普通人想通过短时间训练成为一名合格保镖几乎是不可能的,保镖从业人员良莠不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阻碍行业的良性发展。”

  一个侧面显示了这个新兴行业的浮躁。

  2004年,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开设武术保安本科专业方向,8年后学院体育系的钟老师坦言现在“很尴尬”有些老板来学院里要人时,直接就问能不能打。我们有学生到一些企业主那边实习锻炼,实习到后来就被企业主派去催帐掏钱,当成打手使,这里有一个很大的误区。

(责任编辑:梁嘉亮)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