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广东

黎坚惠继《时装时刻87-07》后,睽违三年全新作品《天空之镜》。《天空之镜》记录了作者到南美秘鲁、波利维亚的旅程,也亲身体验南美文学作品常见的魔幻现实,作者在一个月之中所经历的戏剧性变化,进入和完成旅程后的,犹如是两个不同的人,冲击着城市人身心、情感、观感的各个不同层次...[访谈实录全文]

黎坚惠

香港跨媒体文化人、潮流文化先驱,专栏作家。曾任《号外》、《Ameoba》编辑,著有《时装时刻1987-2007》、《天空之镜》等。


“天空之镜”让我放下伪装

搜狐:您的前两本书都是与时装有关,这本据说与之前的完全不同,可以介绍一下《天空之镜》吗?


黎坚惠:《天空之镜》记述我去年去南美洲的旅程,故事发生玻利维亚。“天空之镜”实际上叫Salar de Uyuni(乌尤尼盐沼,位于玻利维亚境内),“天空之镜”是日本人对它的称呼,他们还把秘鲁的马丘比丘称作天空之城。

在网上看了一条日本旅游短片,片中女主持站在乌尤尼盐沼,像站在镜子上。我非常好奇。刚开始以为是雪山,但我观察到女主持穿的衣服不多,说明周围不冷。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全球最大的盐田,下雨以后,盐田就形成“镜面”,人站在上面倒影不会有扭曲。从精神或者灵修的角度看,这个地方反照万事万物,象征着我们一切的面具都要放下。


书的缘起是,我在过境时发生了涉及人身安全的意外:当我蹲在旅游大巴的厕所板上,望着一个很小的气窗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奇妙——这是从来都不曾有的经历,像历险记一样,我觉得一定要把它记录下来。整个旅程完成后,我感觉自己焕然一新。事实上,旅途上的一切,除了帮我洗涤自己的心灵外,一个占卜师还让我给自己的心腾出空间,回到童年,解开一些结。

面三部分都是游记。和我的《时装时刻》相似,这本书并非一般的旅游指南,也不只是记录我去每个地方的感觉,书中牵涉到很多令我看到超越旅游之外的生活,我从中看到上一代和下一代,看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把精神照进物质

搜狐:我们知道书中很多内容反映你真实的内心,有别于以往的作品。香港女性会习惯于将事情藏于心底,是什么原因令你敢于大胆剖析自己呢?

黎坚惠:最近卢觅雪采访我,她觉得在书中关于内心的描写特别赤裸裸,有别于我以往的作风——其实当你很清楚存在的意义时,所谓自我就不重要了。未明自己方向时,你会很看重自我,表现就是做很多包装,隐藏负面的小我。当明白自己使命后,你就会领悟人生匆匆数十年,只不过是灵魂存在的一站。

在罗省(即洛杉矶,下同)与J的对话,使我意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我有很物质的过去,我们永远都会有一只脚在物质世界,一只脚在精神世界。以前的我会把这两个世界分开,我只看到它们分裂的存在。例如,我和时尚圈的朋友聊天,我不敢和他们说灵修,怕他们不明白,会觉得我是怪物。我和对灵修很有心得的朋友交流,也不会提我很肤浅、很物质的一面。


是如果一直这样割裂两个世界,人会很辛苦。罗省的占卜家用语言文字解释我生命里的数字,他说我有这些能力和才华,永远不可以抛弃物质世界,也不能分割精神世界,要做的是把两个世界融合为一,并且把内在的精神世界带到物质世界,净化物质世界、提升物质世界。

写得如此真实和赤裸的原因,是想让大家看到,我不是一直都看得那么清楚,我也有过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但这些是做人必经的阶段。陷入黑暗,刚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会很害怕,但是摸得多了,你的心就会安定一些。你越触碰未知,你越有信念可以冲破黑暗,对此的恐惧就越少。这是我想透过这本书想传达的信息。

内心小孩成长记

搜狐:写完这本书后,您觉得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最明显不同的特质是什么?

黎坚惠:曾经以为丈夫、儿女、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和存在的意义。我现在的视野会拓宽很多,家人、工作都重要,但是这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做。例如我有一个使命要净化物质世界,如何净化?我未必要坐在那里想应该怎么样做,因为开了窍门,我的波场就会吸引相同能量、适合的人和机会自动涌来。


前的我不够爱自己。外在的层次我会觉得很爱自己,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去世界各地增长见识,和很厉害的人做朋友。但是,我被问到:当拿走了这些东西以后,你是不是觉得剩下自己就足够了?

前我会觉得这样很没有安全感,但是现在我可以放得下了。我会继续享受物质世界,继续用名牌的东西。但在环保的大前提下,我不想浪费,最好你送我的袋子不是皮做的。漂亮的衣服我也会继续穿,但不会像以前疯狂追求最新的。

灵修未必需要“天空之镜”

搜狐:现在都市女性拼命工作,赚很多钱,然后想着去旅游放松。灵修对她们来说只是平常练瑜伽或者读一些与禅有关的书。她们可能没时间去一次长途旅行,或者还没有这样的触觉。您会给她们一些什么建议?

黎坚惠:我读过邓小华关于这本书的书评,写得很好,他说:“我觉得每个女性,不论是什么身份的女性,未必每个人都要像黎坚惠那样去一次昂贵的天空之镜,出走一个月,但是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面对真实自己的机会。”这会有很多种模式。可能是因为失恋,她疗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原来不需要靠一个男人来成全的。


是你愿不愿意去面对自己的问题。当你因为钱而做很多的事情,你就需要某种程度上的麻醉,于是你会疯狂的购物、旅行,其实这些在某种程度上是逃避自己。都市人逃避自己是很普遍的现象,我以前也是这样的。我辛苦工作赚钱,压力很大很想放假,要去最豪华的地方,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买,觉得这样才能补偿自己。

在我才意识到如果那时爱自己,根本不需要辛苦赚钱和辛苦花掉,而且也补偿不了你失去的东西。不是不工作就不成功,而是我们要有好的状态,在欣赏自己、爱惜自己的状态下做所有你想做的事情,这样出来的结果就很不一样。我想很多女性都是这样的,一定是压抑了某个程度上的自己,才会在一个压力巨大的环境里面完成工作。


写完这本书以后,你是否感觉比以前幸福?

“幸福”是传统的概念,以前我觉得结婚了,丈夫很疼你,儿子也很可爱,就是幸福。但这是社会告诉你的幸福的定义。现在我不会用这个词,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人生很实在,我可以掌握,也可以放下,不会让外在的东西束缚着。

欧阳应霁

身兼漫画家和文字创作者,近年活跃于两岸三地艺文圈。至今已出版作品二十多本,涉及漫画、游记、饮食、设计等领域。


 

蔡澜

新加坡华侨,电影监制、美食家、专栏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商人。曾主持《蔡澜叹世界》及《蔡澜人生真好玩》,著作有《蔡澜食典》《乐得未能食素》等


 

邓小宇

香港著名文化人,《号外》创办人之一。著有《穿Kenzo的女人》、《吃罗宋餐的日子》等。曾以笔名钱玛丽撰写专栏《穿Kenzo的女人》,化作女儿身,从中产女性的角度出发,论尽女强人生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香港名人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